李佳燕醫師:在你插手干涉孩子的人生前,必須有這些自知之明 | IOH 開放個人經驗平台

李佳燕醫師:在你插手干涉孩子的人生前,必須有這些自知之明

Written by Bird

分享此講座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從醫 30 多年,她說如果能重來一次,她不會選擇醫學系

李佳燕擔任家庭醫師 31 年,在診間裡,她不只守護病患全家大小的健康,更溫柔傾聽著每位小病人內心的煩惱掙扎,她曾遇過有孩子在家人的期待下被迫重考,考上台大後,卻選擇休學到澳洲打工,只為逃離家人的掌控;也看過親子之間因轉系問題爭執不休,彼此的岐異點竟是:「你說要休學就休學,要轉系就轉系,那我繳的學費,豈不都白費了?」

李醫師悉心掛念每位病人,讓醫病關係不侷限於診間,即便病人康復後,仍關心對方的日常近況,然而,如此將家庭醫師視為責無旁貸之職的她,竟語出驚人地說,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她不會選擇再次披上白袍。(推薦講座—考上醫科,然後呢?他選擇當一名不一樣的醫學生

「我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讀醫學系,在那七年的過程中,我很痛苦,因為這完全不是我想要學的東西、或我想過的大學生活。」

 

你真的了解醫學系?知道自己為何讀醫學系嗎?

在基礎醫學課程中,不論是解剖學、組織學、病理學大多數課程知識都偏向枯燥的背誦記憶,這和李醫師原先對醫學系的期待產生很大的落差:「假如你記憶力好就適合讀醫學系,像我就很討厭不了解一個東西卻要去背它。」

由於每門課範圍都很廣,每一次考試份量都很重,保證你沒有讀完的時候,當你好不容易撐過考試地獄,升上六七年級迎接的是更為忙碌、封閉的醫院見實習生活。

畢業後考取醫師執照,其實仍和一般人想像的醫師存在著一大段距離,這之中最艱辛就是為期三到五年不等、平均工時最長的住院醫師訓練,必須等你考上專科執照、次專科執照之後,才真正成為能獨當一面的主治醫師,而那時候多半已經 30 幾歲了。

對於一般科系的大學生,學習是為了研究一門學問,但對醫學生來說,學習就是為了將來就業,沒把現在的科目扎扎實實地學好,以後是會醫死人的。「一試定終生」幾乎可說是醫學生的寫照,當你考進來後,就不用再多想什麼,你的人生基本上就定好了。

難怪有人會說:「白袍很輕,卻也很重。」

然而,當整個社會都對醫學生投以羨慕崇拜的眼光,當許多高中、補習班仍把每年多少人考上醫學系當作招生噱頭時,有多少高中生是在真正了解醫學教育、醫師職業生涯,以及其所承擔的責任後,才選擇踏入白色巨塔的呢?

「大人請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確定懂多少東西,有些老師、家長會以為他很懂醫學,鼓勵成績好的學生去讀醫學系,但你真的知道醫學系在幹嘛嗎?你知道醫學生需要什麼能力嗎?畢業後當醫生又是怎麼樣的生活?」

李醫師曾遇過一位病人是老師,家裡孩子很乖很會讀書,很努力考上了醫學系,全家為此歡欣鼓舞,然而當孩子畢業後進入醫院工作,家人滿心期待北上探班,結果卻是哭著回來…

「為什麼?因為她不曉得醫生是累成這樣的,她去看他,結果連見個面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把精心準備的慰勞品都放在宿舍,她這才覺得:『我怎麼會把小孩推入火坑?』她不了解當醫生是如此辛苦的生活,特別對當老師、公務人員這種朝九晚五的人是很難想像這樣的生活。」

(推薦講座—為何台大醫學系畢業的他說醫學系不再是非讀不可?

 

在堅持己見前,你到底對科系、以及整個社會有多少認識?

「很多人自以為很了解,但事實上並沒有那麼清楚,他不知道自己不懂,問題就出在這,所以我才覺得家長不要太堅持。」

因為孩子的社會經驗不足,所以面對選科系這樣重要的生涯議題,為人父母肯定會擔心的,李醫師也能理解,但她覺得父母也該放謙虛一點,想想自己又懂得多少呢?

「我活這麼久,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多,你選這種科系以後真的沒出路啦,要選什麼系才會有出路… 大人常會有這樣的想法,但你想想看孩子現在讀書,出社會也是幾年以後,那時候的職業選項會跟你現在所知的一樣嗎?是完全不同的!而且這個變化步伐是越來越快。」

如果家長本身沒有與時俱進,就把自己當初遇到的問題,等同於孩子以後的遭遇,這種假設是絕對不準確的。老一輩常會說現在年輕人都眼高手低,李醫師坦言的確是有這樣人,但不應以偏概全,況且這種情況在每個年齡層都可能發生啊!如果家長很清楚孩子是高估自己的興趣,該先了解孩子對大學科系的想像是從何而來,再和他從更多元的管道去做探索,父母扮演的角色應是幫助孩子認清自己,而不是意見談不攏,就該乖乖聽我的。

「台灣的孩子很可憐啊,都是在考試、補習、讀書,很難有時間去摸索自己的興趣,也許有孩子心裡是有標的物的,但大部分的孩子是沒機會有標的物啊!好像什麼都可以,也什麼都不愛,對什麼東西都沒有特別的熱情,這說起來很遺憾,到底該怎麼辦呢?」

對於志趣未明的同學,李醫師建議可以從刪去法來歸納出目前最適合自己的選項,而父母千萬別因為小孩沒想法而慌張,就擅自覺得「選 XX 系最適合你、出路也很好」,甚至以愛為名的代勞填志願,要知道大多數人覺得好的、熱門的,未必適合你的孩子,當孩子沒興趣卻硬被逼去讀某個科系,未來若在學習上遇到困難時,內心絕對是苦不堪言的,他將埋怨當初都是爸爸媽媽害的,這會是多大的恨啊,卻又沒處可宣洩。

李醫師也見過很多孩子因為進錯科系而懊惱,想和父母討論該休學或重考,卻受到大力的斥責,於是有感而發地說:

「很多父母會說可惜了,你都已經浪費一年了,現在居然要重頭再來,但這有什麼關係呢?人生那麼長,我們可以容許自己犯一些錯吧?可以重新來過吧?你如果不容許重新再來,逼他一直走下去,那會是一輩子耶?」

如果能從走錯路中學到教訓、認清自己想要什麼,這也是很大的人生收穫啊!倘若孩子明明讀不下去了,你卻仍要他繼續虛耗在其中,他的學習怎麼會是自發性的呢?或許靠你時不時扭緊孩子的發條,能讓他撐過大學,取得文憑,但是你真的想要這樣鞭策孩子一輩子嗎?(推薦閱讀—從台大法律系休學後,她才開始思考讀書的意義

 

當遇上父母的情緒勒索,你不該輕易心軟

亞洲社會受限於儒家思想文化,親子通常是上對下的關係,所以每當意見不合時,雙方很難平起平坐地討論,最後往往演變成單方面的情緒勒索,李醫師指出父母之所以會使用情緒勒索,大多是根據過往經驗,認為這麼做最有效,所以才會一再採取如此的手段,利用罪惡感讓孩子屈服,孩子若想終結這個循環的最好方法其實是——別把家人的責備都扛在身上,把「自己」放大一點,拿出氣魄來,像個大人地和父母據理力爭。

「當孩子的,也要協助你的父母成長,別把他們寵壞了!你已經 18 歲了,該把自己當成大人看待,習慣情緒勒索的家長其實就像在地上撒野的小孩一樣,他吵著要吃糖,不然就哭鬧,你該把糖給他嗎?請你像個真的大人,很理性地告訴你的父母:你為什麼不願意聽從他們的意思?你為什麼要遵照自己的意思做選擇?如果他還繼續鬧下去,你可以不理啊!因為志願是你填的,最後是你送出去的啊。」

「如果你順著他,是寵壞了他,而你將來就麻煩了。很多小孩長到 3、40 歲,仍被父母情緒勒索,就是因為父母情緒勒索慣了,又都奏效,才會一路使用同樣的伎倆。」(推薦閱讀—評《媽媽的遙控器》:亞洲父母對小孩的控制常常是為期一輩子的

 

爸媽們,你要知道,你的孩子真的跟你不一樣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他們是『生命』的子女,是生命自身的渴望。他們雖然和你在一起,卻不屬於你。你可以給他們愛,但別把你的思想也給他們。」— 紀伯倫

許多父母會因為望子成龍的期待,時不時對孩子的人生下指導棋,在長期忽略孩子本身的想法下,最終鬧得彼此關係決裂,因此,李醫師提醒父母應意識到「孩子跟自己是不一樣的」,孩子只是自己生下來的,他是獨立的個體,他有其自由意志,並沒有義務要完成父母的期待或補償父母什麼。(推薦閱讀—台大教授談選系:爸媽們先聽孩子怎麼說,放過自己吧

「我的孩子一直在教我,如何當一名母親。」

李醫師提到為人父母是需要不斷學習的,而最好的學習對象就是孩子,當你願意去接受孩子的不一樣、傾聽孩子的聲音,不再用世俗的框架去規範孩子時,不只是讓孩子可以更適性地發展,彼此的關係也會變得更為自在。

 

作父母的擔心是一輩子的,孩子長越大,你越要把心擰住

「我們父母永遠都是擔心子女的,只是在這之下,你要不要出手?我選擇把手縮回來,讓心懸在那裡,我的眼睛一定是盯著孩子看的,但手是縮回來的,這個過程真的是會流淚,但我知道這樣做,對孩子比較好。」

憶起孩子第一次北上讀書的時刻,李醫師當下也感到萬分不捨,但她很清楚孩子是非去不可,儘管難以抑制內心的擔憂,但既然自己無法保護孩子一輩子,何不讓孩子趁早學習如何獨自面對這個世界呢?放手,其實是每位父母能給孩子最大的禮物。

「很多父母為什麼一直想幫助孩子?因為他這麼做的時候,內心感覺比較舒服,可以比較放心,不用多擔心什麼,但錯了!你一幫孩子,孩子就失去學習的機會,所以我會說,作父母的應該讓自己更痛苦一點,別去幫孩子。」

 

延伸閱讀:

葉丙成:爸媽們,為了選科系而把親子關係搞壞,值得嗎?

談《貓的孩子》中的親子:為何我們都愛對方愛得無能為力?

評《必須過動》:活著丟臉比死還痛苦!那些被分數綁架的孩子與父母

 

為了選科系感到手足無措?馬上看全台學長姐介紹各科系聽各校教授暢談科系專業聽校友說畢業出路

想獲得更多國內外求學、工作資訊?立馬追蹤 IOH 粉絲專頁獲得第一手動態

 受訪者簡介李佳燕醫師,畢業於高雄醫學院,目前為傳家家庭醫學科診所負責醫師、「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發起人、《人本教育札記》專欄作家,著有《帶孩子到這世界的初衷:李佳燕醫師的親子門診》。李醫師堅持站在孩子的立場,為孩子發聲。她希望大人能真正了解孩子,尤其是活在學校老師與家庭父母雙重壓力之下的孩子。她擅長以醫師身分討論「過動症」。不過,她更希望社會對於過動兒的判定應該更加謹慎,不能把孩子的不當行為全部歸罪於腦部生理問題,覺得大人們更應該先審視自己對待孩子的方式與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