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 Chen 陳韋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警大犯罪防治學系犯罪矯治組的經驗分享

在監獄找到自己的志業

陳韋畢業於警大犯罪防治學系,現任澎湖監獄的值班課員,高中因為理科表現佳而念了自然組,也曾經以為自己會走上資訊工程的路,後來卻發現自己對資訊工程沒有很大的熱忱再加上學測社會科的分數較高,遂填了警大乙組,以學測申請進入警大犯罪防治學系。在選擇服務單位時,陳韋因為曾到澎湖旅遊,喜歡澎湖的環境,而決定離開從小生長的都市,到澎湖監獄工作。他建議大家選科系時就要像找工作一樣多方打聽消息,充分了解各個科系的學習內容,才能為自己選擇最適合的未來。

警大生活——半軍事化的隊部管理

警大注重生活規範與紀律,學生均需住校四年,每個年級都是一個隊,並且擁有自己的番號。隊部裡有同時扮演舍監、教官和導師角色的隊長、訓導和區隊長。半軍事化教育則是為了要訓練未來的執法者有好的紀律依法行政,具體而言包括生活中的用餐禮儀、遇到師長或學長姊要問好、軍訓課的基本教練,到警歌的精神教育等等皆是。

警大警專大不同

警大為二年或四年制的大學部、研究所,警專則是二年制的專科班;警大只能用學測申請,警專獨立招考,可選擇考國英數加上物理化學,或者國英數加上歷史地理這兩種科目類組;警大在升三、四年級的暑假實習,警專則是二年級的寒暑假;參加的國考和擔任的職位亦有所不同,其中又以警大畢業生較容易有升遷機會。

體技課:拿到黑帶才能從警大畢業

警大的體技課包含柔道、摔角、綜合逮捕術、擒拿及射擊等等。除了課程外,還有驗收成果的晉級賽,透過晉級賽累積足夠積分後便可拿到黑帶,黑帶是警大的畢業門檻,陳韋在大三時即得到摔角黑帶,他曾參加學校的團體比賽,和系上同學組隊摘下摔角冠軍,也曾在另一場晉級賽的最後 30 秒關鍵一摔,反敗為勝。他認為摔角的道理也很適用於求學路,當自己漸漸失去動力的時刻,只要堅持下去,終會到達朝思暮想的目的地。

讀警大是不是都會當警察?一窺警大畢業後出路

雖然警大大部分科系都是訓練學生成為警察,但仍有少數科系不以警察為目標,陳韋所就讀的犯罪防治學系便屬於這一類,此外,在警察當中也有各式各樣的專業類別,如行政、刑事、鑑識或資訊等等。陳韋列舉了幾個科系的不同出路,如水上系培養水上警察,負責在岸邊維安,以及查緝水上非法事務;消防系畢業後可就任分隊長,或者擔任辦理消防業務的內勤巡官;國境系移民組未來可能在移民署追緝並遣送非法的外籍移工;安全系國安組則可任職於國安局,執行情蒐任務等等。

至於陳韋就讀的警大犯罪防治學系矯治組,則主要在矯治機關輔導管理受刑人或嫌疑人,諸如監獄、看守所、少年輔育院及感化院等都是常見的工作地點。和軍校不同的是,警大國考是考文官,而非武職,考試時間為六月和八月,通過後便受訓以成為執行公權力的國家公務員。

預備教育——抗壓性大考驗

就像其他大學都會舉辦的新生訓練營隊,警大也有為期兩週的預備教育,透過相對嚴格的要求標準,期能讓新生盡速熟悉警大的生活規範。由於較晚備取入警大,陳韋在預備教育剩下十天時才參與,因此較跟不上其他同學的進度,從五分鐘內洗完澡並洗完衣服,到出操時動作不標準被罰伏地挺身,在在考驗著他的抗壓能力,一天夜晚,他躲在棉被裡打電話回家,哭訴著想要退訓的心情。後來隊長約他懇談了一番,告訴他未來成為執法者要面對的是更大的困境,民眾不一定能體恤執法工作的艱辛,現在的訓練是為了以後能夠承受更大的精神壓力,這段話深深的震撼了陳韋,讓他撐過預備教育,並且唸完警大。

幹部歷練——在活動與管理中學習領導技能

在警大有很多學習領導的機會,舉凡擔任隊上活動、美工或資訊組的公職幹部,或是成為自治或外派實習幹部,幫助區隊長分擔事務性工作,都是磨練領導技巧的絕佳機會,這樣的幹部養成教育也是警大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環。此外,不同於以往的絕對服從,警大的學長學弟制立基於彼此尊重的關係,並且互相照顧,還有定期的家族聚餐可以問候近況、交流感情。

警大犯罪防治學系課程——當法律遇上諮商輔導

警大必修的法學課程包括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及行政法,警大犯罪防治學系則還需要修習「監獄行刑法」及「刑事政策」,其中「監獄行刑法」為監獄的根本大法,監獄的眾多政策都規範於其中。除了基礎的法學訓練以外,警大犯罪防治學系還須培養心理諮商的專業,方能勝任監獄教誨師一職。此外,尚有社會科學領域如「監獄學」研究監獄的生態,「犯罪學」探討犯罪的動機及其成因,並藉以發展犯罪防治的策略。

穿梭在監獄中的人們:監獄官與教誨師

監獄官負責維護監獄中包含受刑人和職員的人身安全,舉凡受刑人自殺、生病送醫或打架糾紛,都是監獄官要出面處理的事件;教誨師則是第一線輔導受刑人心理的人,也掌握判斷受刑人是否符合假釋申報資格的決定權。至於監獄的內部環境,在進入監獄實習前,陳韋以為牢房是幽暗且充滿限制的,殊不知在戒護區中,受刑人亦可自由活動,他觀察到監獄越來越重視人權的維護,例如澎湖監獄的環境整潔且舒適,挪威的監獄更有單人床、明亮採光,甚至是健身器材等「高級」配備。

印象深刻的課程

在「綜合逮捕術」課程中,學生必須學習自我防衛技巧並且培養膽識,這主要是因為受刑人的「管教人員」要同時帶領數個受刑人到指定處所,但裝備相對於警察簡易,只有警棍可以防身,因此需要學習各式防身技巧。此外,大一到大三的射擊課程多為射靶,大三開始學習運動式射擊、站姿及跪姿射擊;大四的「彩彈射擊」課則需要配備全套護具,在真槍改裝的手槍中裝入塑膠子彈,儘管塑膠子彈的火藥量為真正子彈的四分之一,但是打到人體還是會非常疼痛,且為了讓學生更實際體驗真槍實彈的情境,學校還有模擬場景如超商、銀行和街頭等。

監獄、看守所與少年學校

警大犯罪防治學系的兩次實習課程分別在二升三年級和三升四年級的暑假,皆為期一個半月。地點包括少年矯正學校、監獄及看守所等等,其中監獄與看守所的氣氛大不同,監獄關押的是有期徒刑定讞的受刑人,為求假釋而會努力好好表現;看守所則多是判決未定的被告,情緒較浮躁,也較容易會有脫序行為。

位於土城的台北看守所號稱「天下第一所」,收容的被告眾多,許多轟動台灣的新聞事件當事人如趙藤雄、李宗瑞和鄭捷等都曾待過台北看守所,這裡的實習工作繁雜,讓陳韋在短時間內大量吸收經驗並成長。桃園的台北監獄則是關押過許多政商名流,並且由於鄰近大使館,許多外國人會被送到這裡服刑。

明陽中學為 18 歲以下的少年受刑人所就讀的少年矯正學校,旨在給予迷途少年受教育的機會,並幫助其適應社會生活,校內除了普通科以外,也開設許多類似高職的課程,如餐飲、調酒、汽修科等等。在明陽中學班級實習期間,陳韋體認到少年的高度可塑性,也看見有的老師為了同一個科目設計八份不同程度的考卷,就是為了重建學生們的信心,並喚起他們的學習熱忱。

位於台南的明德外役監是一個「沒有圍牆的監獄」,相對於傳統的監獄,它採取的管理方式較為人性化,受刑人多為輕刑或服刑期間表現良好者,他們在群山圍繞的環境中畜牧牛羊、養殖放山雞、栽種芒果等等,透果勞動鍛鍊身心,在這裡可以見到受刑人騎著擋車,甚至還有路跑活動可以參與,是台灣形式比較特別的監獄。

以身作則的領導,團隊合作的成就

陳韋自認初任新生隊的實習班長時沒有掌握好身為一個管理者的分寸,在學弟的反彈之後亦曾一度懷疑自己是否不適任,但他學習逐漸調整領導風格,先高度要求自己才管理別人,並且體認到「身為上位者要更謙卑」的道理,如今的工作讓他時而必須領導較年長的夥伴,當年的挫折轉化為現在和同事溝通的養分,使他得以更精確掌握領導的精隨。他認為領導者要讓被領導人信服,如何完成工作又不傷害彼此感情實是一門艱深的學問。

警大犯罪防治學系的系學會活動包含全系都會參與的迎新、祝福即將畢業的學長姐們的送舊、各項動靜態的系所活動、還有以「家族」為單位的活動。此外,社聯會定期舉辦薪傳晚會、聖誕舞會及送舊晚會。校運會則是警大一年一度的盛事,每個年級自成一隊,參加拔河比賽、創意進場和田徑賽等等。

陳韋擔任校跆拳隊的訓練員,和隊長、副隊長緊密合作,他曾在校外比賽對上比自己高 20 公分的勁敵,也曾在友誼賽和隊友們一起拿下金牌的殊榮。此外,陳韋為了校運會的創意進場和伙伴協力製作巨大「庫巴」,從製作模型開始,而後投影裁切瓦楞紙,以螺絲釘固定住各端點,並用木頭支架撐起整個作品,最後熬夜組裝成超大型庫巴,可說是美工組嘔心瀝血、為共同目標奮鬥的深刻歷程。

破碎的布料可以編新衣,零碎的時間可以完成美夢

警大的課程繁重,學生可以自行運用的時間又稍嫌零碎,通常學生都會利用中午或晚自習時間籌備課外活動。如今陳韋自己會利用零碎時間考證照並學才藝,儘管時間往往看似緊迫,他認為好的時間管理便可以成就許多事情,他也鼓勵大家善用時間,完成自己的美夢。

 

PART 2:關於考取警大犯罪防治學系犯罪矯治組的準備分享

錄製中,請耐心等候……

 

PART 3:針對觀眾的提問進行答覆

還有更多校系經驗問題想詢問嗎?歡迎點開下方連結到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喔!
>> http://bit.ly/ioh_fb_group_161031

 

前往台灣各校系學群總覽

警大犯罪防治學系官網

 

分享此講座

Wei Chen 陳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