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Chih Chen 陳俊志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

分享此講座

高醫校友說給你聽系列:六龜尼布恩診所牙醫師 陳俊志 訪談


 

Q1. 從事牙醫工作中,有哪些特殊的經驗嗎?

一般我們所認知的牙醫師生活,就是從早到晚看診,但我自己是將很多重心放在偏鄉醫療上。偏鄉醫療的特色就是克難的環境,及難以取得的醫療資源,雖然過程很辛苦,但對我來說卻很有成就感,讓我看見醫療的城鄉差距,縱使病人持有健保卡,卻沒有地方讓他們就醫,促使我想增加當地的醫療資源,提高就醫的便利性,不耽誤口腔的治療。

Q2. 您當初開始偏鄉醫療服務的契機為何?

我非常享受看診的過程以及跟山區孩子的互動,大家一起唱歌聊天,所以一直都懷著想在偏鄉開設診所的理想,可是又覺得遙不可及,無法放下當時在高雄的職務,直到六龜高中校長邀請我去指導合唱團,因為地理位置距離當時工作地點相近,我也欣然答應。但兩個月後發生八八風災,我一度以為理想幻滅,但其實危機即是轉機,校長提議利用音樂來重建孩子心靈,我因此開始指導六龜高中的合唱團。

Q3. 您在過程中遇到哪些挑戰與挫折?

剛開始的時候,狀況超乎預期,因為我過去較無接觸弱勢家庭的經驗,所以感到很大的衝擊,加上山上的孩子怕生,所以我們花很長的時間建立情感關係,還記得成軍半年左右,我們去參加比賽,上台前孩子無正式衣服可穿,只好穿制服上場,在看見其他學校學生光鮮亮麗的造型後,孩子低下頭顯得非常沒自信,當時我心裡很震撼,促使我反思過去所擁有的環境並非理所當然,完賽後,六龜高中雖然拿到第一名,卻由於外界的質疑,讓孩子依然沒有自信。
八八風災後二年,高雄到六龜的道路柔腸寸斷,平常一個小時的路程,得花兩個半小時才能到達,來回五個小時的交通,換來兩個小時的練唱,時間成本可說非常高,曾經我也問過自己:「這樣到底該怎麼走下去?」現在回想起來,支持我走下去的動力,除了老師的支持與鼓勵外,更重要的是看見孩子成長,發現他們開始建立成就感,為自己感到驕傲的時候,我就覺得一切都值得繼續走下去!

Q4. 您透過哪些方式來實行偏鄉醫療服務?

我在山上感受到最大的落差是教學資源的不足,尤其是放學後的時間,孩子經常不知道如何把握學習資源,所以在第四年到第五年時,我開始召集合唱團的學生利用假日做課輔,因為我覺得需要藉由教育才有可能真正改變他們的現況,我常告訴他們若想改變未來只能靠自己。
課輔之餘,我也組織高醫聲樂社的學生在寒假至六龜高中舉辦音樂營,目的除了音樂教育外,是希望透過學長姐建立榜樣,啟發孩子看見自己的可能性,音樂營至今已經連續辦理六到七年了,彼此之間建立強大的情感連結,學生平時都會私下互相鼓勵,甚至當中有一到二位學生受學長姐影響最後唸了護理系,不管在課業或是生活中,他們都持續維持交流。
同時,在課輔的過程中,我們漸漸發現若只利用週末進行學習,孩子平常很難養成習慣,因此兩年前萌生進行週間課輔的想法,也有鑒於之前都集中在高中輔導,當他們意識到需要讀書其實為時已晚,高中生學得非常辛苦,所以我們從國中開始向下扎根。

Q5. 讓您感到最有成就感或感動的時刻?

當時自己在山上租了房子,我白天看診,晚上將診所作為課輔教室,那時看到同學下課陸續過來課輔,我覺得畫面很溫馨,自己看診時心裡也很滿足,除了發揮牙醫師的專業,我還可以幫助他們繼續完成教育,有時候不在健保體制下工作,成就感其實更大。
當山上的據點成立後,很多事情開始發酵,孩子經過上課輔導漸漸開始有方向,在練唱過程中,我看見他們有方向的眼神,對於歌詞的感受度也不同,然而我最感動的是前三屆已經上了大學的學生,我都會請他們在寒假回來擔任營隊隊輔,為的是樹立有力的典範,分享自己的經驗,我非常感恩那些大學生願意回來幫助自己的學弟妹。

Q6. 您這些年累積了哪些經驗與成果?

我最大的希望是這群孩子未來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服務,之所以我們現在一直在做獨居老人與身心障礙者的照顧,就是因為我覺得他們要很清楚「他們來自哪裡」,如果大家都出去、不回來,這個小鎮也許就不見了,所以我都會告訴他們,現在我們為社區所做的努力,都是為了等待他們未來有成後,能夠返鄉深耕。
回顧這幾年,目前已經有五位孩子進入高醫就讀,我相信他們一定有被我們影響,每天看我們在看診,對於醫療領域更加熟悉,對高醫學生也不陌生,所以慢慢地踏進高醫的領域,在校園中看見這些學生,我心中很感動,因為他們靠自己的力量改變未來,甚至改變自己的家庭,影響父母的視野。這九年以來,我一直很想跟大家勉勵這種「執著」的精神,深耕是一件非常的重要事情,到最後終究會看到開花結果,就合唱團而言,從孩子一開始低頭不自信,到現在連續兩年至日本表演,在 311 災區跟災民用音樂交流、互相鼓勵,乃至於今年受日本輕井澤之邀參加國際合唱音樂節,將原住民的音樂帶上國際舞台,這個過程是教育的實現,孩子也用音樂證明自己的存在。

Q7. 您覺得在偏鄉醫療的過程中對高醫產生哪些影響?

直到目前為止,共有 12 位課輔老師在我們這邊上課,當中超過一半是高醫聲樂社學生,他們也是從參加音樂營的過程中耳濡目染,我認為這是「醫學人文」的概念,讓學生尚未踏入醫療領域親身接觸病人前,就能先透過偏鄉醫療去努力實踐,他們每週搭著客運,花自己課餘的時間協助課輔,我相信當學生願意付出這些心力,未來真的進入醫療體系後,也可以用相同的態度去面對病人,這也是高醫一直在推動的精神,在偏鄉醫療與教育都有很多琢磨。

Q8. 您對自己與未來有什麼樣的期許?

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未來了,我能很清楚地告訴自己:「偏鄉醫療是我最後要做的事情!」我很想跟周遭的人,包括我自己帶的孩子們說:「我們要一直想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什麼是有價值的人?就是當人有被需要的時候,就會產生價值。」所以我們一定要非常努力成為被需要的人,這一輩子就會過得很好。在我們接受教育的過程與生活經驗的累積中,無非就是要充實自己,成為被別人需要與依賴的人,這樣每天起床都會覺得是充滿朝氣的一天。
尼布恩牙醫診所已經二年多了,過去很多病人都要搭三個小時的車到高雄市區看診,現在有了中繼站後,提高鄉民的就醫意願,這是讓我很有成就感的,而且我覺得善的力量會聚集更多人共襄盛舉,現在已經有十位同樣是高醫牙醫畢業的校友會來助診,一起幫忙解決患者的口腔問題。未來,我期許能激發更多的資源注入到其他偏鄉,讓更多人都能受惠,我相信當我們一起付出努力,可以更全面地落實口腔醫療與偏鄉教育。

Q9. 您對於 IOH 開放個人經驗平台的看法?

我們都在做政府沒有辦法完成的事情。當然,我知道政府要做很多大方向的事情,但我們民間的力量可以做很多小事情,就像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主角也是靠自己的力量去努力,我覺得這就是蝴蝶效應,過程中會需要很堅定的信念,這會啟發很多有一樣理想,卻不知道從何著手的人一起努力。我現在在山上成立協會,希望讓獨居老人、身心障礙者、偏鄉學童得到更多的照顧,其實就跟 IOH 一樣,希望透過平台讓台灣的學子在迷惘時,能夠看著前人的步伐與故事,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繼續向前。

Q10. 您會給予對偏鄉醫療有興趣的後輩什麼建議?

音樂是我與孩子建立關係的手段,因為這樣才有辦法去引導孩子面對自己的未來。如果再來一次,我會做同樣的選擇,每個人都有不同專長,但想要影響別人重點都是要取得對方信任,建立信任有很多種方式,有了信任後才有辦法傳達信念,進而引導他們思考未來的方向。所以我建議未來想在偏鄉醫療耕耘的人,一開始得先透過其他方式去建立感情,彼此有相同經驗與處事背景後,才有辦法真正用教育的方式去改變他們的未來。


觀看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系同學的分享影片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系官網


 

分享此講座

Chun-Chih Chen 陳俊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