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g Liu 劉安婷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公共與國際事務系的經驗分享

馬戲團的動物

劉安婷形容高中以前的自己就像馬戲團中的動物一般,活在聚光燈和掌聲之中,卻不感到快樂和滿足。大家眼中的模範生、同學眼中的 “Teacher’s pet”、標準的人生勝利組,這些標籤都不是她眼中的自己,她認為自己就像體制下魁儡,無法依照自己的興趣決定自己的未來,她的未來只能是成績單上那冰冷的數字。為了掙脫這些束縛,進入高中後,她成了挑戰體制的叛逆學生,總是一頭蓬鬆的亂髮,穿著寬鬆的制服、染色的襪子還有爸爸過於寬鬆的舊皮鞋,故意遲到上學就為了在遲到名單中留下自己的名字,但總是在隊伍中被教官發現,免了她被登記的懲罰,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堅持、微不足道的反抗,直到高三準備大學聯考時,她崩潰了。

謝謝你們的支持

安婷當時毅然決定考取國外大學,儘管身邊的親朋好友和師長都反對她的決定,但她依然堅持著。白天準備台灣的大學聯考,晚上熬夜準備國外的考試,沒有前人可以請教經驗便上 Yahoo 奇摩知識 + 發問,沒有錢便想著申請獎學金,沒有人支持就用更努力讀書來證明自己。終於,放榜時,她不但錄取了多所國外知名大學,甚至申請到全額獎學金,這時曾經反對過她的師長和親友們態度有了 180 度的大轉變,他們不斷恭喜、誇獎她,甚至還請來各大報社採訪。然而,安婷最想感謝的是當時在網路上給予她無數建議、幫她檢查申請文件的兩位北一女學姐、放手讓她去闖的家人,還有一直支持她的高中英文老師。

我們的烏托邦 — Princeton

說到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你必須先認識 “Nassau” 這個字,這個字其實源自荷蘭皇室,隨著荷蘭清教徒移民過來在這裡創立了學校,也順道把這個字和濃厚的荷蘭風味帶進這個美國郊區的小鎮。從 Princeton 校長室、黑橘校色與鎮上道路名稱都脫跟 “Nassau” 脫不了關係,老虎則是 Princeton 的吉祥物。 Princeton 和 Harvard、Yale 並列為常春藤學校的三巨頭,而 Princeton 學生人數是最少、教育風格也相較古板的。舉例來說,Princeton 是常春藤學校中最晚開放女生入學的學校,也是少數從創校以來課程未作大幅變動且完整保留古典大學教育的學校。Princeton 總共只有 44 個科系,其中更是沒有任何一個專業導向的科系,學校非常重視古典通才教育,因為他們認為大學是一個讓學生認識自己、認識世界的地方,專業的技能應該是大學畢業後才培養。此外,Princeton 會將所有新生分配到六個學院中,同學院學生的食宿和社交生活都綁在一起。Princeton 還有一個全美著名的傳統就是 “Princeton Reunion”,每年五月的最後三天學校會封鎮舉辦校友團聚,這三天活動就像時光機一般讓校友們重回當年的大學烏托邦時光。

沾醬油式的通才教育

Princeton 學生在二升三年級時才選主修科系,安婷則選擇進入威爾遜國際事務學院(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為美國第一所公共事務學院,當初是為了培養政府所需的人才為宗旨創立。這個學院課程核心價值便是通才訓練,致力於培養具備各領域素養和知識的通才,因為一個政策的制定若是只有某一方面專家的決策,而無法統合各領域專家的意見的話,那麼這個政策便是被單一領域專家綁架的政策。因此,在學生做 “Task Forces” 政策實作工作坊的報告之前,必須先修習社會科學領域中的兩到三門課再進行實際政策的研究報告。會由該政策具有決策權的高階主管帶領學生們直接研究社會政策議題,安婷認為這其實創造了一個雙贏的局面,政府當局可以有免費且聰明的學生為他們想解決方法,而學生們則從中得到實務經驗。

這些課程帶給我什麼

Princeton 認為學生在學習知識前應先學會闡述自己的論點,因為若是你無法清晰且有條理地闡述自己的論點來說服別人,那麼你即便學會再多的專業知識也無法應用。因此規定所有大一新生必修 “Writing Seminar”,這堂課要求學生每兩週交一份五頁的小報告到匿名平台給其他學生看,上課時老師再帶同學們來評論這篇文章,因為發言也計入學期成績中,而身為一個非以英文為母語的留學生,安婷的文章在課堂上成為同學搶分的好機會,他們毫不留情的評論甚至一度造成她的憤怒,但後來她發現幸好有這堂課,讓自己能更掌握和他人溝通的工具;”Christian Ethics” 課堂上探討基督教相關的倫理議題,比起最終的標準答案,這堂課要教給學生的是思辯過程,人們往往容易陷入個人所認知的單一故事,故事不一定是錯的,但卻造成你對事物的片面刻板印象;”Mai 68″ 研究法國在 1968 年五月學生革命中的文學作品,這些作品並不只有文章、詩作等,當時的海報、宣傳標語也是研究的文本,因為這堂課讓安婷對於文學有了不一樣的認識。

重要里程碑

Princeton 擁有全美獨一無二的傳統就是--大學生必須寫和研究生一樣專業的畢業論文 “The Big T”,對所有 Princeton 的學生來說,從剛入學的那天起就在等這一份論文的到來,直到沒日沒夜地趕論文到交出去的那一刻,大學生涯才算告了一段落。安婷的論文主題是關於柬埔寨強制通過的非營利法,為了完成這份論文安婷獨自一人從美國搭飛機到柬埔寨無數次,就為了取得一手資料。最後,論文截止的那天,學生們擠在學院前的噴水池前倒數截止時間,當最後一刻鐘敲響,學生們不論天氣多冷、水池是否乾淨也要跳進水池中,這個跳水儀式象徵他們大學生涯的重要里程碑。

飲食俱樂部

Princeton 的六個學院中有三個是兩年制的學院,因此升大三那年學生們可以選擇加入姊妹學院或飲食俱樂部(Eating Club)。和其他美國大學不一樣的是 Princeton 並沒有兄弟會或姐妹會,取而代之的是飲食俱樂部,每一個飲食俱樂部都有其獨特篩選機制,都各自擁有鮮明個性,有專屬於美國大家族後代的奢華俱樂部、為了喝酒連飯都不吃的俱樂部。安婷加入的則是 Colonia Club,當時是一個以亞洲人為主的俱樂部,他們住在一棟外觀像美國南方豪宅的建築中,建築內的設施是只有會員才能使用。

當老師的第一堂課

因為學校上課時數少、放假多,安婷有很多課餘時間讓能到各地走走。她曾在青年監獄擔任兩年的志工老師,當時的她充滿教學熱忱,但學生對學習卻是連一點興趣也沒有,在他們眼中讀書僅是人生勝利組的事,然而安婷並不氣餒,很認真地為他們上每一堂課,終於這些學生們也開始改變態度,課業逐漸有了起色。儘管安婷有過多次志工經驗,但這是她花最多時間的課外活動,也從中學到很多當老師的事。此外,她也曾經到巴黎政經學院當為期九個月的交換學生,在那裡她學會當一名女人,上課之外,她花很多時間反思自己、品味生活,和自己對話,重新認識自己。

踏出舒適圈看世界

安婷從小的夢想便是到聯合國工作,因此她申請到日內瓦聯合國下的機構—國際司法橋樑 (International Bridges of Justice)實習,當她終於實現從小的夢想時,安婷發現夢想並不如想像中的美,因而陷入徬徨,不過當時的主管很鼓勵她離開 NGO 舒適圈,到不同領域去闖闖,去看另一個世界,學習別的思考方式,未來即便她再回到 NGO,也能用另一種世界觀解決問題,因此安婷來到了一間管理顧問公司工作。

神人也是人

Princeton 對安婷來說,就像她的另一個家,而學校老師就像父母一般照顧她,即便畢業至今,她依然和某些老師保持聯繫。在這個家中,她不再是過去那個事事第一的人生勝利組,因此讓她發現成績之外讀書的價值,成績之外,人生還有更多值得關注的事情。安婷畢業至今,常會在各大報章雜誌上,看到同學們功成名就的報導,一開始難免有些失落,但她後來慢慢了解到其實神人跟我們一樣都是人,光環之下,他們也曾經歷過低谷,有著和你我一樣的共通點。

 

PART 2:關於考取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公共與國際事務學系的準備分享

錄製中,請耐心等候……

 

PART 3:針對觀眾的提問進行答覆

還有更多關於 Princeton 公共與國際事務學系的問題想要詢問安婷嗎?歡迎在下方連結留言喔!

>> http://bit.ly/0776_Anting_Liu

 

更多普林斯頓大學同學的分享影片

前往海外大學校系總覽

 

 

分享此講座

Anting Liu 劉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