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g Liu 劉安婷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創辦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 TFT)的經驗分享

教育,是一世代的使命

「在台灣,孩子的出身決定了他的未來。」談及創辦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 TFT)的初衷,劉安婷點出國內教育機會不平等的現況。第一,台灣學生 PISA 總成績雖名列其茅,但高低分組的差距上卻高居世界第一;第二是鄉鎮教師人力短缺,因為政策、經費之故,讓許多學校只能用高比例的約聘老師,在招聘上更常遇到無人報名的窘境,這使得原本社經背景就較為弱勢的孩子更容易遇到高度流動、品質難以控制的師資。

至於該如何解決這樣攸關教育體系、甚至整個社會結構問題?安婷認為有對的人才可能有對的解方,首先要帶動大量人才投入各地鄉鎮,才可能讓地方的優勢被看見,她深信面對台灣教育現況,需要各行各業人才的努力,才能產生改變:「教育不該只是教育部長的問題,不應該只是學者的問題,不應該只是大人的問題,或是當老師的問題,如果真的像我們口口聲聲說的『希望台灣更好』,而我們都知道教育是台灣最根本需要去改變的問題,那麼不管你是不是第一線的老師,你都必須對這份使命有分擔的肩膀。」

改變,是一輩子的承諾

TFT 從 2013 年成立,以兩年全職教學專案計畫招募具有使命感與能力的各領域人才投入有師資需求的國小任教,並持續提供這群老師專業培訓與支持系統,期盼老師不只是點燃孩子們對學習的熱忱,更可以進一步改變學校,成為社區中重要的力量,「兩年只是重要承諾的起點,不是改變的句點。」安婷認為計畫目地絕不只是填補人力缺口,而是培養出一群具領導力、同理心的老師,希望他們在深刻體認教育現場問題後,未來不論是留在教育界或投入其他領域,都能持續發揮影響力。

TFT 兩年計畫在找什麼樣的人?

「特質是很難訓練的,技術是可以訓練的,所以我們找有對的特質的人,再給他對的武器。」安婷提到從計畫第一、二屆招募以來,雖然收到 500 份的申請書,最後僅錄取了 29 位青年,因為當老師不是件簡單的事,而且這群申請者是在經過密集培訓後就立即要前往各地去服務孩子,絕不能反倒造成當地的負擔,故 TFT 在甄選中特別注重申請者是否具備成熟、領導力、能快速學習且能夠獨立解決問題的特質。

綜觀 TFT 招募的教師背景,其實不只有應屆畢業大學生,也有旅外歸國的學子、碩士生、轉換跑道的媒體人或原有師培背景的教育人士。「TFT 不是只有青年,而是集結多元智慧的、溫柔革命場域。」安婷提到為了養成申請者的即戰力與堅持的毅力,TFT 在計畫中囊括了來自教育、商業各界的黃金講師,以各領域前輩的畢生智慧、軟硬體設備支援,讓新血教師能將系統與資源持續帶入原本封閉的教育體制。

孩子才是我們的貴人

「很多所謂的偏鄉離我們並不遠,不是山區、也不是都市,而是卡在中間,最尷尬的就是偏鄉。」安婷分享到 TFT 先鋒教師 Jacky 的故事,從台大機械系畢業的 Jacky 是來到台南鹽水區國小服務,負責低年級的體育課和中年級的國語、數學補救教學,在兩年計畫中,真正讓 Jacky 感到壓力的來源不是教育環境,而是來自親朋友好友、前輩不斷對他提出的質疑:「為什麼要放棄竹科的工作,來做這些事情?」然而,直至收到班上小朋友的「小情書」,使 Jacky 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他說他一輩子拿了很多漂亮的成績單、獎狀,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張比這個那麼不起眼、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小紙條,能帶給自己更大的成就感。」安婷描述當時 Jacky 看著紙條的激動反應。

真正困難的不是熱血,是堅持下去的使命

「使命和熱情不是口號式的,是需要一個個去實際面對現場的老師、最常消磨他們熱情的問題。」安婷認為要創造根本的改變不能光靠最初的熱血,而是讓每位教師都能受到 TFT 持續的支持,才會有動力不斷發揮「鯰魚效應」,「我們不管怎麼增加,在這大環境裡還是小蝦米,所以重要的不是我們的成長壯大,重要的是我們發揮的槓桿效用,用相對小的力量,讓這些需求被看見,讓更多人有機會去做對的事情。」安婷坦言教育不像一般事業,不是有努力,就能馬上看到 KPI 成果,但只要肯耐心地去等候、持續付出,終會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PART 2:針對觀眾的提問進行答覆

還有更多關於 TFT 的問題想要詢問安婷嗎?歡迎在下方連結留言喔!

>> http://bit.ly/0777_Anting_Liu

 

更多創業經驗的分享影片

更多工作經驗的分享影片

 

分享此講座

Anting Liu 劉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