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感謝藍鯨隔音門 林經理 以此講座鼓勵後輩:「人生定位以及努力一樣重要」

講座由國立臺北大學與 IOH 合作產出

責任編輯:黃詩涵

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林佩瑩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你應該先...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臺北大學法律學系的經驗分享

講座章節開關
堅持就讀法律系,源於辯論與說理帶給我的成就感

「我在高中的時候參加辯論社,辯論必須要擔任正方,也要擔任反方,在一個議題會同時接觸正面和反面的論點,也就養成多元思考的習慣。」高中就將法律系定為唯一志願的佩瑩,自述在辯論社體會到站在台上「表演」用邏輯思考來說服他人是多麽迷人的一件事,而在辯論賽事所接觸到的各種爭議性議題,也引領她思考世界運行的規則是由誰制定、又是否有絕對的正義。

「想讀法律系這個目標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很明確、不曾懷疑的,但在這麼確定以前,我也經歷過一段自我摸索的期間。」佩瑩從高一便時常到學校的輔導室翻閱科系資料,探索社會系、社工系、公行系、政治系、財法系等人文社會學科,發現法律是一門涉及層面很廣,同時可以保護自己與他人的學科,就此立定志向,進入國立臺北大學法律系就讀。

大學期間,除了努力準備國考,她也參加了系學會,到法律扶助基金會實習、青澀芷蘭協會擔任志工,在應屆考取律師的同時,也考上北大法律所民法組,朝著專業法律人的目標前進。

國立臺北大學

前身為中興法商學院的國立臺北大學,目前分為臺北校區和三峽校區,其主要系所、課程皆位於三峽校區。「雖然我們學校跟臺北市的學校有一點距離,但學校提供許多跨國界、跨校、跨領域的學習機會。」佩瑩表示,臺北大學與臺北科技大學、臺北醫學大學、臺灣海洋大學組成「臺北聯合大學系統」,學生可跨校輔系、雙主修、修習學程和微學程。若想在大學期間到海外交換,亦有歐洲、美洲、日本、韓國、東南亞等國家可選擇,其中包含美國 UC Davis、英國愛丁堡大學、日本明治大學等知名學校。

關於獎助學金,北大設置完善就學協助機制,提供低收入戶、特殊境遇家庭、身心障礙學生申請餐券、租屋補助、證照報名及考取補助、實習機會等等,並有陳永泰震旦公益獎助學金 36,000 元、鄭春枝女士紀念獎學金 20,000 元。(更多學姊給北大新鮮人的生活建議,請點選「學校」章節鈕觀看)

國立臺北大學法律學系

「北大法律系的特色是法學理論和司法實務兼具的課程設計。」佩瑩認為,北大法律系大部分的課程都是法學理論,但也同時輔以律師實務課程、實習、案例演練等司法實務的學習機會。而一院一系的規模,讓北大法律系的學生能享有相對多的學習資源,同時承繼中興法商的法學資料、業界人脈和嚴謹治學的精神。

除了校級的海外交換,北大法律亦與歐美、亞洲等 24 個姐妹院校簽訂合作協議,包含日本大阪大學、中國北京大學⋯⋯,同時與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明尼蘇達大學、印第安納大學簽有碩士雙聯學位。此外,北大法律在校內開設 20 個以上的學分學程和微學程,包含國際法暨外交事務學士學分學程、醫療科技暨法律學分學程、勞動法與人力資源管理微學程⋯⋯,以及可跨校修習、免學費的國際經貿談判人才跨校學分學程。

為協助學生考取國考,北大法律還成立特戰讀書會,由考上的學長姐自編講義講課,帶領學弟妹「上岸」;而已經在執業的學長姐,也會返校擔任「榮譽導師」,協助學弟妹認識職場樣貌,並解答職場問題。

北大法律在學什麼?

「就算你看得懂中文,也不一定讀得懂法律!」佩瑩說,法律用語的邏輯和一般人的習慣並不同,以鐵路殺警案判決無罪為例,其「無罪」並不等於法律認為此行為不受非難,而是因為刑事訴訟法 301 條規定「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因此目前只能宣示為無罪。而談到許多人對於「恐龍法官」的看法,佩瑩也說,在批評之前,大家或許可以先思考是否是因為法條的規定才只能做出這樣的判決。

法律系究竟在學什麼呢?佩瑩表示,法律系所學可略分為民事法、公法、刑事法、商事法、基礎法學等五大領域,「民事法」包含民法、民事訴訟法,探討私人之間的法律關係,「公法」為憲法、行政法、行政程序法等等,屬個人、行政機關與國家高權之間的法律關係,而「刑事法」包含刑法、刑事訴訟法,為犯罪問題的解方,「商事法」有公司法、票據法、證券交易法、銀行法,是規範商業活動裡的遊戲規則,「基礎法學」則是法哲學、法學方法,教你如何看待法律這門人文科學。

北大法律系分為哪三組?法律系 vs 公行系比一比

「北大法律系分成三個組,入學就要選組,但不會對你未來選課或工作有影響。」佩瑩說明,北大法律系分為法學組、司法組、財經法組,各組學生只在「基礎任必修」的 20 學分須修習該組別的課程,其餘的專業必修、系上選修皆無影響,畢業後也可自由報考有興趣的國考項目。「法學組」著重法學理論,如法學方法論、行政程序法、勞動法總論等等,旨在培養具國際視野的法律人,而「司法組」側重司法實務與公職內容,如家事事件法、強制執行法、仲裁法等等,「財經法組」則培養國家和企業的財法人才,學習公平交易法、商標法、著作權法、專利法等等。

與公共行政學系相比,佩瑩以萊豬議題為例,法律系學習的是各方面的法體系,重視法條和學說理論,因此會關心公聽會的程序正義、是否符合法條規範、公聽會需要多少人出席投下同意票才算有效⋯⋯;公行系所學則以政治學、行政學為基礎,著重政策分析,因此關心的是萊豬進口的政策於規劃階段經過哪些程序、是否聽取輿情等等。(想了解法律系的未來出路、法普小教室,請點選「科系」章節鈕觀看)

這堂必上

「民法是萬法之母,是全世界發展得最早的法領域,也最貼近日常。」大一必修的「民法總則」被佩瑩視為與生活密切相關的一門課,帶領法律系學生初探民法體系叢林。「民法很像樹枝狀圖,有民法總則、民法債編總論、債編各論、物權、親屬繼承等等,每個章節裡面再開展出體系,要搞懂自己在民法的什麼位置,就可以更有效率地學習民法。」佩瑩表示,「民法總則」的內容涵蓋人、物、法律行為、期日及期間、消滅時效、權利行使,討論的案例則如遺腹子的遺產繼承權、買賣物品的債權與物權行為、若買賣之物品為贗品則能如何主張⋯⋯。

大三的「法律實習與社會服務」是法律系學生首次走出課堂,實際接觸法律實務工作的一門課,實習單位包含各縣市的法律扶助基金會、勞工局、訴訟輔導科、平冤協會、消基會、司改會、各級法院和法庭。佩瑩即到法律扶助基金會實習,負責審查扶助資格、接待民眾,並於諮詢室內跟著律師參與諮詢過程,協助紀錄。而選修的「美國憲法」則能認識有別於本國法律、重視案例研究的英美法系,其教材多為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上課會大量閱讀英文文獻,學生得將案例事實、法律見解與意見書整理成完整的報告,除了養成自學能力,也能一窺法學巨擘的說理與文采。

理律盃模擬法庭辯論比賽

「參加這個比賽,是想確認律師真的是我想做的職業嗎?撰寫書狀、法庭辯論真的是我嚮往的工作嗎?」佩瑩介紹道,理律盃模擬法庭辯論比賽由全國最大的理律法律事務所舉辦,參加者皆為全國各校最優秀的法律系學生,各校隊伍會在事前拿到一整本的賽事事實,以她所參加的 2019 年來說,賽題為現金逐出合併與限制競爭,融合了憲法、企業併購法和公平交易法,不只限於單一領域,可以說是非常複雜。

準備的過程中,先得將原被告的主張寫成書狀,「我原本想說,不就是把我的想法寫上去而已,應該沒那麼難吧!」下筆後,佩瑩才發現即便只是標語、轉折語和標點符號都有許多細節得注意,而論述邏輯、架構層次更得不斷修正,最後在長達 50 幾個小時沒睡覺的情況下,才終於壓線送達書狀。而後續的申論稿與問答集的背誦、臺風舉止、口說練習都演練過上百次,雖最終與冠軍擦身而過,但佩瑩仍摘下個人傑出辯士的獎項,並更確定自己對於律師工作的熱愛。

我是這樣應屆考過律師國考

「我覺得律師國考對於每個法律系的學生都像是一個階段性的里程碑,幾乎系上百分之八十的畢業生都會投入考試。」以律師為目標的佩瑩,從大三就開始準備律師國考,堅持早起了兩年,每天在學校閱覽室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

應屆考取律師和法律所的她,分享自己的讀書排程分為考研究所前、國考一試前、國考二試前等三個階段,在考研究所前,就將研究所考科讀熟,紮穩基礎;國考一試前進階到非研究所的考科,採取地毯式的研讀,掃過所有內容;國考二試前必須將重點放在弱科,瘋狂練習題目以應付二試的實例題。

「準備考試的期間,像在濃霧中跑馬拉松,你看不到前方的終點,根本不知道自己跑得夠不夠快、夠不夠好。」佩瑩表示,自己也曾在備考期間懷疑自己比不上他人、經常覺得書念不完,但她靠著穩紮穩打、勤寫題目、調整規律作息、記錄時間安排等方式,最終拿下當年勞社法組的第四名。她建議學弟妹們,書永遠都沒有唸完的一天,就請相信自己,以免讓進步的動力成為壓垮內心的壓力。

課堂之外,我的挫敗與收穫

「科技部大專生計畫堪稱是我大學四年最大的遺憾!」想在研究所考試前確認自己是否喜愛學術寫作,佩瑩參加了科技部大專生計畫,她以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的組織法為主題,統整了上千個判決,練習快速找到判決重點,並有層次地論述之。在這次經驗裡失敗的她,認為自己當時缺乏信心與治學的耐心,但也毋須太過責備自己。「過程中讀過成千上百的判決都不會白費,所有的付出都會成為未來的養分。」

除了法律系的系學會學術股長,佩瑩也在高中時領過的清寒獎學金單位「青澀芷蘭菁英發展協會」擔任輔導幹部和年會志工,她之所以由被扶助者轉為志工的扶助者角色,是源於基金會內哥哥、姊姊在平時的關心,提醒著佩瑩要在有能力時成為手心向下的人,讓「善良」有所循環。「『關心他人』這樣的付出是很有能量的!」佩瑩說,擔任志工為她帶來真實的快樂,也獲得如家一般的歸屬感,更篤信只要向前走去,就會遇到光明。

謝謝自己不時傾聽心底最真實的聲音

「我們在人生的旅途中常常會迷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但是你可以先停下來,去思考想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唯有你有了目標,才會知道要做什麼樣的努力。」自高中就篤定要讀法律系,佩瑩在大學的期間課業、校外實習、科技部大專生計畫、法庭辯論比賽無不卯足了全力,也順利考取律師國考和研究所。她說,自己才是生命裡重要的主角,因此也感謝過去的自己很認真地傾聽內心的聲音、找尋真正想做的事。她也期許未來的自己不要忘記善良與溫柔,同時活用法律的專業,成為自己與他人的天使。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