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測申請 /志願選填 /校系迷思 /考試衝刺 /大學生必修 /海外留學 /高職升學 /僑外來台求學 /求職準備 /主題策展 /
Photo Credit:jpeter2

從越南來臺灣唸書,我在東南亞研究所看見越南的社會議題

說到越南,你想到的是什麼呢?是一碗碗的酸辣牛肉河粉還是湄公河上撐篙的小販?今天,IOH 獨家專訪來自越南,目前就讀於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三年級的陳氏碧泉。在專欄中,碧泉將會和大家分享自己主要的研究領域——越南的家庭暴力問題以及自己對越南新娘和移工的看法,帶大家用社會議題的角度認識越南。
2015-07-25

來到臺灣前,碧泉只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下班就拖著疲累的身軀躺在床上看漫畫與電視,並不特別關心社會議題。但在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的三年期間,她逐漸打開了社會之眼,看見從前視而不見的社會議題。

家庭暴力

我從小就在鄰居間及家庭中目睹家庭暴力,但小時候的我並沒有想太多。唯一的問題只有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

在越南,婦女遭受家庭暴力的現象十分普遍。由於受到中國儒家文化與越南當地傳統價值觀的影響,「男尊女卑」的現象普遍存在於越南社會。碧泉從小就在自己的家庭以及鄰居間目睹家庭暴力的發生,但是小小年紀的她並沒有太多的想法,直到就讀研究所時她才正視這件事情,並開始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就讀東南亞研究所的碧泉,在閱讀過各式論文、上過許多相關課程以及和教授討論後,決定將研究方向定在與越南的家庭暴力問題相關的領域。

雖然我只是一個渺小的研究生,也不能保證自己所做的研究一定是正確的或是對社會有所貢獻,但我希望透過我的研究,能讓更多人意識到這個問題。

越南的家庭暴力是建立在不平等的性別基礎上,最常見的暴力是經濟暴力、性暴力、與肢體暴力。而越南傳統的價值觀以及舊有的法律也合理化了這些暴力行為,無罪化家暴者,無受害化受害者。在妻子嫁入夫家後,先生有權力可以打、罵教育自己的妻子,雖然這個觀念在現代的社會已經落伍了,但仍根深柢固的存在於越南傳統的農村社會中。此外,越南傳統文化的家庭觀念強調「去個人」,也呼籲女性要為了家庭而犧牲自己。這些因素導致婦女時常成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卻無力自救。

 

越南的女性背負著維護家庭幸福的責任,這個理念的本意是好的。然而,太過於強調女性的責任以及一個婦女所需要扮演的角色,則會讓人喘不過氣。在遭受家暴後,她們內心其實是有所顧慮而無法向外求援的。「家醜怎麼能外揚呢?說出來了別人會怎麼看自己、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當孩子知道自己的父母感情不和睦時,會不會對父母感到失望,放棄自己的學業,進而衍伸出更多社會問題?」因此,在受到家暴時,為了顧全家庭,她們選擇保持沉默。碧泉在越南做田野調查時,因為知道碧泉是位研究生,許多婦女才願意卸下心防,給予支持,將自己心底最深處的秘密交給她。

 

對於這些問題,政府其實是有意了解並且致力於改善的。自 20 世紀起,越南逐漸開放,不只是經濟,連文化也與國際接軌。越南開始接受國際公約的規範,如 CEDAW 公約,旨在消除對婦女任何型態的歧視。然而,當來自國外的法律被移植到傳統的越南社會,受到文化上的抵抗是必然的,也需要時間去適應。近年來,除了國際法的約束外,政府也竭力調整國內的法律,透過學者的研究,進行政策上的改變;當地的非政府組織的致力推廣,希望能早日讓婦女平權完全落實,家庭暴力問題能獲得改善。

 

雖然在越南,家庭暴力防治的這條路上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這也好似在開鑿一條隧道。在通往光明彼岸的另一端,有許多人盡自己小小的力量努力著、試圖改變著,為了更平等生活而努力。

  

越南新娘

「我們和臺灣人結婚,在家鄉會同鄉被歧視;在臺灣,也會被臺灣人歧視。對於別人的不理解與歧視,我們總是告訴自己:只要自己做的不是壞事,只要無愧於自己的良心,那樣就好了。」

大家看到越南配偶的第一個想法是什麼呢?內心是否也會不小心帶著有色眼光看她們呢?

 

越南的傳統文化教育婦女要將自己奉獻給家庭。在碧泉訪問她們的過程中,她們也坦承自己因為家庭經濟狀況不好,希望能夠幫助、改善家中的經濟狀況而遠嫁台灣。為了家庭,她們犧牲自由戀愛的權利,遠渡重洋來到異鄉。

 

在臺灣,有部分越南的留學生因為語言不通、文化不合而放棄學業回到自己的家鄉。那麼這些新娘們呢?她們沒有選擇的權利。嫁來臺灣,水土不服、語言不通、被孤單啃食、被歧視,有些人甚至受到了灣丈夫的家庭暴力,她們能灑脫地說走就走嗎?多少個夜晚,她們只能獨自望著窗外,暗自惦念著自己的家鄉。對她們來說,也許在灣的生活水準較高,但是越南,才是自己心的歸屬。

 

來自越南的她們,是如此的堅強而溫柔。倘若以後有機會接觸到這些美麗而勇敢的越南配偶們,或許我們能夠給予一點溫度,也許是一抹善意的微笑,或是輕鬆的閒話家常,讓一顆在異鄉的心,也能夠感受到溫暖。

 

移工

「我們來灣,大多從事勞力產業,每天都要加班,每天工作超過八個小時。雖然很累,但唯有這樣才能幫助自己的家庭。」

勞工

Photo resource: profshukor.blogspot.com 

來自越南的移工大多從事苦力的工作。他們每天都需要加班,才有足夠的錢可以寄回老家補貼家用。他們透過仲介來到灣,而仲介費總是非常的昂貴,甚至遠超過政府法定的金額。一般的法定仲介金額為四千元美金,而不肖的仲介業者大多收取五千甚至到七千美金,相當於台幣 13 萬 5 千元至 24 萬元。來自於貧困農村的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多錢能夠支付呢?因此,他們大多會向鄰居、親友們借款,懷著一個淘金夢,渡海來台。然而,迎接著他們的卻是沒有保障的工作環境。他們住在簡陋的宿舍或是堆成倉庫的貨櫃屋,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皆溽暑難耐,無法好好的休息。賺到的工資扣除掉高額的灣法定仲介費、住宿費、台灣簽證、良民證,真正能存下的,真的是少之又少。但是,為了家人,咬緊牙關,他們也要撐下去。

 

Gaining 

wheat-850328_1280Photo resource: -T-T- 

「其實,在研究的過程中,我也發現了自己的黑暗面。那時候的我,最大的缺點就是會把自己放在一個較高的位置去看那些我所研究或是受訪的對象。」

在臺灣,無論是配偶還是來台工作的移工其實多少都有被歧視的經驗,這些不舒服的感受也讓碧泉感到非常的害怕。碧泉提到,這樣的心情好似《我愛身份地位》一書,一位黑人抱持著希望得到白人的認可心態,同時也否定了自己。為了讓白人認為自己和那些被其實的黑人不同、為了避免被歧視,自己內心也會開始帶著有色眼光看著自己的同鄉,希望自己和他們不一樣。

 

這是來自於碧泉內心最深處的告白,在進行研究的過程中,看見了自己的另一面。發現問題是很重要的第一步,勇敢面對自己的問題也是碧泉很重要的改變。

 

Use your heart and knowledge to see the world.

就讀東南亞研究所的三年期間,碧泉最大的收穫是:要用自己的知識以及一顆溫暖的心去看這個社會。在研究的過程中,碧泉也發現到,進行一項研究不只是對與錯的問題,更重要的是, 一切還是要從「以人為本」的角度出發,尋找及保留人文的價值。儘管碧泉認為自己尚未能完全實踐這些道理,但她仍希望能用這句話來勉勵各位:“Use your heart and knowledge to see the world.” 期許大家能用更開闊的角度以及更溫暖的胸襟去看這個社會。

作者 林立麗

IOH 編輯團隊一員,畢業於台大生傳系,雙主修經濟學系,在學期間產生對社會學、傳播學、行銷與設計等領域學問的熱情,曾擔任台大農推會農業多媒體訓練課程教學助理、UDN 願景工程-為青年尋路論壇台大場講者,期盼能以自己最喜愛的文字為社會作出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