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責任編輯:張紹敏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教授 楊賢鴻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你應該先...

分享此講座

長庚教授說給你聽系列:長庚大學中醫學系教授 楊賢鴻 訪談

講座章節開關
在強勢的現代醫學下,走出中醫的新路

由於家傳中醫,楊賢鴻從小在耳濡目染之下立定了成為醫師的志向。自中國醫藥大學中醫學系畢業後,他考取了中、西醫兩張執照,當時雖然心繫中醫,卻決定先進入西醫的教學醫院接受專科醫師訓練,其後才回到父親的診所工作。「我在父親那裡待了四年,發現中醫在臨床上有好的療效,但實證研究上仍然不夠,也就是說,常常我們醫好一個病人,卻不知道是怎麼把他們醫好的。」正值陽明大學成立傳統醫藥研究所,他趕緊報考,也從此踏上了中醫實證研究之路。 

如今,楊老師同時是長庚大學中醫學系系主任與林口長庚紀念醫院中醫部的主治醫師。面對強勢的現代醫學,他向中醫界的學生及醫師們喊話:「過去西醫不了解中醫,所以對於中醫很多行為不是很認同,但要達成有效溝通,先決條件是我們自己要先懂西醫。當你了解西醫需要什麼卻做不到,而中醫可以彌補這一塊,你才有辦法去和西醫對話。」

實證醫學?經驗醫學?

18 世紀後,隨著顯微鏡與微生物學的發展,西方醫學逐步在實證依據之上被建構出來;傳統醫學則源自於中國,最少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靠著歷代古籍傳承至今。古人在沒有現代儀器的輔助下,需靠「經驗醫學」來進行治療,例如嘗試給予病人不同的草藥,從其反應來判斷不同草藥對於各類疾病的作用,因此中醫的理論架構向來以「經驗傳承」為主。

時至今日,臺灣的傳統醫學早已和過去大不相同,中醫師的養成教育隸屬於醫學院,且必須接觸西醫相關的訓練,期待在未來結合現代的檢查儀器與報告、透過實證研究來確認臨床的療效與機轉,朝著「中西醫結合」的方向前進。

大眾對於中醫的常見迷思

「最讓人痛心疾首的是,很多病人聽說中藥吃太久會洗腎。」楊老師指出,目前中醫師所使用的中藥皆由政府核准的 GMP 藥廠所製造,在農藥、重金屬等成分上皆有所把關。至於「急性病看西醫、慢性病看中醫」一說,楊老師回應道,碰到急症時基本上確實會鼓勵病人先到西醫急診做處置,但若能選對藥物、給足劑量,中醫也能緩解急症。此外,即便許多急症由西醫主導,中醫仍常常發揮良好的「輔助治療」功效。以腫瘤疾病為例,許多病人在化療過程中會產生難以忍受的副作用,此時就可以藉由中藥適度緩解,幫助他繼續完成療程。

看中醫 vs 看西醫,有什麼差異?

中醫的治療特性是「調節生理機能」,如自律神經、新陳代謝、賀爾蒙、免疫系統等等。「以我的研究為例,我從事過敏研究已經 20 幾年,中藥在治療過敏性鼻炎、氣喘、異味性皮膚炎、尋麻疹等等都有很好的效果,雖然西藥也有抗組織胺、類固醇這些藥物,但病人的困擾是——停藥後病情很快會再度發生。」楊老師解釋道,西藥偏向在「下游」做阻斷,雖然見效,但停藥後上游的過敏訊號仍會不斷往下傳;中藥則在「上游」做調理,病人停藥後,體質仍處於相對穩定的狀態,因此不易反覆發過敏。

此外,中醫的出發點強調「整體性」,和西醫「點對點」式的治療思維相當不同。舉例來說,同樣面對胃食道逆流的病人,西醫開藥後改善了胃部的症狀,病人卻可能持續有其他不舒服的狀況;中醫則更關注病人整體的生活狀態,倘若胃部症狀是因壓力所引起,中醫師也會同時開紓壓藥。「要看『病人』而不是看『病』,依照病人整體的情況來評估治療的計畫,這就是中西醫之間最大的差異。」

養成訓練:西醫的 PGY vs 中醫的負責醫訓練

想要成為一位中醫師,目前有雙主修醫學系的中醫學系(七年制)、單主修的中醫學系(七年制)以及學士後中醫學系(五年制),三種途徑皆需接觸西醫課程與見習。以雙主修的中醫系學生為例,在學期間也需通過西醫、中醫第一階段的國考,在通過中醫第二階段的國考後,才能報考西醫的二階國考,兩者皆通過後即具備雙執照,可自由選擇要進入西醫或中醫臨床。 

若選擇走西醫,就和一般的醫學系同學相同,需進入 PGY 訓練,其後還有住院醫師、專科醫師訓練;若選擇走中醫,則會進入衛福部評核合格的教學醫院中醫部門,進行為期兩年的「負責醫訓練」,主要在中醫常見的科別(如內科、婦科、兒科、骨科、針灸科等)受訓,其中有四個月需學習西醫在重症醫學、急救方面的處置。

中醫輕鬆、西醫累?實際上⋯⋯

曾受過西醫訓練的楊老師坦言,中、西醫在臨床訓練階段時截然不同。西醫的住院醫師需要長時間守在病房,值班更是免不了的,講求相當大的體力與耐力。在中醫方面,目前全臺灣僅有長庚醫院獲得衛福部核准的 50 床中醫住院病房,除此之外,中醫大部分的訓練都在門診進行。「但在職場上,就要看每個人怎麼經營自己的生涯,不見得中醫比較輕鬆、西醫比較累。」楊老師指出,西醫有些科別也以門診為主,而有些中醫在與病人溝通、資料搜集與診斷上也會花費較長的時間,因此在工作步調方面無法一概而論。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嫁接中、西醫兩種思考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一年 50 位學生中,有 48 個名額可雙主修醫學系,雙主修的同學在七年中需修習 317 個學分,考取雙執照後,即可自由在中、西醫這兩條路中做選擇。在課程安排上,第一年為通識,二到四年級偏向基礎醫學,第五到七年偏向臨床醫學,課程如解剖學、病理學、生理學,以及常見的內科、外科、婦科、兒科等相關知識。「其實前六年的課業很重,沒有太多時間做自主思考,單單背誦都已經來不及了,所以第七年的臨床實習是非常重要的一年。」當同學腦中已有中、西醫兩個資料庫,若要搭一個橋樑讓資料互通,面對實際病患時的學習效果往往是最好的。

中醫教育如何革新?

楊老師不諱言,中醫古籍畢竟是千年流傳下來的學問,必然有不正確的觀念,因此目前已在著手編纂本土的教科書,並加入實證醫學的研究成果,強化未來中醫系同學的診察能力。長庚醫院中醫部也是全臺最早落實 OSCE(客觀結構式臨床技能檢測)的先驅,藉由「模擬病人」考核,確保醫師具備尋找穴位、扎針、推拿等技術性動作的能力。此外,長庚大學中醫學系也引入 VR 系統,可以應用於認識中藥材植物,或在扎針時顯示穴位之下的血管、神經、肌肉結構等等,對於教學的便利性與安全性皆為一大助力。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的優勢

「我覺得長庚最好的是,我們從來不會告訴同學將來要走中醫還是西醫,讓學生衡量自己的個性、體力、能力來決定,我們會把他們未來的路鋪好。」在中醫方面,系上和對岸的老中醫多有短期的教學交流;在西醫方面,由於長庚醫院分院眾多,南北院區的病種與文化十分多元,能提供同學更全面的臨床學習。在研究方面,長庚對於中醫部門的要求和西醫部門並無二致,因此中醫師在實證研究、發表國外期刊的表現也不遑多讓,大學部的同學可以利用課餘時間加入實驗室或跟著臨床醫師做研究。另外,中醫學系設有「學碩一貫」的學程,八年內便可取得學、碩士學位,也旨在鼓勵同學儘早投入研究。

出國也能當中醫?海外交流與進修管道

「我們雖然學傳統醫學,但是國際觀不能放掉,未來也可以到國外去發展。」楊老師提到,有些同學會利用交換資源在暑假時出國見習,長庚大學中醫學系也與不同學校簽署合作備忘錄(MOU),例如波士頓的 Tufts University、美國的中醫學校及日本的健康學校等等,除了能讓同學見識到相同疾病在不同國家下的治療差異,更希望能幫助同學勇於踏出國門。事實上,如加拿大、美國、澳洲等國皆設有註冊中醫師,且承認臺灣的中醫系文憑,只要加入當地中醫師公會、經過特定學分認可並參加考試後,也可以在當地執業。

醫師光環看起來不小,卻肯定不輕鬆

楊老師提到,系上不乏因為父母或師長期許而來的同學,由於缺乏正確認知及心理準備,時常難以適應醫學院繁重的課業。「醫師光環雖然看起來不小,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輕鬆。別人在玩的時候,你可能在認真 K 書;別人四年就大學畢業,你要七年才能畢業,畢業後剛開始薪水也不見得比別人高。如果你對於醫療奉獻精神沒有充分的把握,我建議你還是要先思考清楚,了解身為醫師會面對什麼樣的職場。」

對楊老師來說,一位好醫師的首要條件是有能力把病人治好,但單有醫術仍然不夠,病人會有千百種不舒服的症狀與問題,如果醫師沒有相當的耐心與愛心,面對病人時往往會感到厭倦。「其實我們每一個人當醫師前都有宣示過,即便是最窮困的病人來到你面前,你也要花全力的精神把他治好。」他笑著說,走過臨床這段路,被誤會、被責罵都在所難免,但只要堅信醫療是自己的終身志業,這些都不是阻力。

想收什麼樣的學生?想在學習歷程檔案中看到?

「基本上考得進來的學生,讀書能力不會差,我會更重視他的思考能力、積極性和動力。」楊老師說明,只有具備動力與積極度的學生,在離開學校之後還會持續鞭策自己成長,成為能夠終身學習、自主學習的醫師。因此,在學習歷程檔案方面,老師們關注的是同學如何受到興趣驅動而參與活動,進而培養自我鞭策、人際互動的能力,即便該活動與醫學專業無關也無妨。「我們比較不鼓勵花很多的錢去弄看起來很艱深的研究,而是你在很自然的發展過程中,有動力、有熱情投入自己喜歡的事。」而在面試過程中,楊老師觀察到臺灣的孩子時常羞於表達意見,他鼓勵同學們務必在面試時拿出自信,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

傳承中醫的路上佈滿荊棘,唯有團結才能走出臺灣

從父親手中接下棒子,奔跑在傳承中醫的漫漫長路上,楊老師坦言並不容易。「早期中醫師是由特種考試取得執照,與醫學院的養成過程其實不太一樣,在這種情況下,臺灣中醫界對於未來的路要怎麼走,其實是有分歧的。」此外,政府目前在經費與人力的支援上,仍不及韓國對於其傳統中醫(韓醫)所投下的心思,需要更有力的政策支持。但楊老師很有自信地說,臺灣的中醫教育素質應為世界第一,也呼籲關心中醫未來的各位,與其單打獨鬥,不如團結一致持續推動改革,必定可以驕傲地將中醫專業從臺灣發揚到國際。

長庚大學 相關資訊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