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感謝藍鯨隔音門 林經理 以此講座鼓勵後輩:「人生定位以及努力一樣重要」

小幫手:李峻瑋

責任編輯:黃詩涵

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 黃亮鈞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你應該先...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的經驗分享

講座章節開關
文學是我看待生活的方式

「我是一個溫柔而堅毅的人。」援引《論語.子路》「剛毅木訥,近仁。」的意涵,黃亮鈞認為溫柔中帶有堅毅正是對自己最貼切的解釋。一直以來,他透過澄澈的雙眼,觀察生活的多重面貌,感受日常積累的憂愁,走入文學對他來說,實為一種必然。「文學是來自於生活的理念,你怎麼過生活,就會影響你成為什麼樣的一個人。」在順利考取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後,家裡出現了財務危機,亮鈞努力於經濟自立,同時不忘持續點燃內心對文學與教育的熱忱;他輔修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兼修哲學教育學程,關注性別議題,舉辦「師大男裙日」,到校外擔任志工、課輔老師及推廣學習者。「我想成為真誠對待自己的人。」唯有直面真實的自我,才能同樣真誠地面對世界;這是黃亮鈞以自身的經驗,對生命的文本所做出的獨特詮釋。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作為全國師資培育的重點學校,校內設置由早期公費制度轉換而來的師資培育獎學金,完成規定的輔導工作後一個月可領取 8,000 元,另有分為德、智、體、群、美等不同項目的五育獎學金。基於師培制度,臺師大的科系分為師培科系及非師培科系,非師培科系學生必須先輔系師培科系,通過師資培育考試,才可申請教育學程;而師培科系的學生其學期成績須位於全班前 70%,在全班前 70% 中再排名於前 40%,即可申請。在校際資源方面,臺師大與鄰近的臺大、臺科大成立「國立臺灣大學聯盟」,此三校學生可跨校選課,共享圖書資源及商家折扣。亮鈞表示,臺師大正在從師範大學轉型為綜合大學,校風日趨開放,率先全國辦理首間性別友善宿舍;也由於藝術學院的存在,校內經常舉辦藝文活動與音樂展演。

天下第一大系——師大國文系

為培育全國中等教育的國文師資,師大國文系過去曾是「天下第一大系」,從大學到研究所同時有 3,000 多人,人數多到足以自行舉辦系運動會;雖目前已取消全公費制度並減至甲、乙、丙三個班,但國文系依然是臺師大校內人數最多的科系。師大國文系偏重古典文學,亦開設編輯與採訪、文學與編劇等實務類課程。在系所資源面,師大國文系具備豐富的藏書資源,設有總圖、系圖及所圖;現有 40 多位教授,包含徐國能、陳義芝、石曉楓等文壇作家,同時設置從學士班、碩士班至博士班的完整研究體系。畢業後的出路多為國、高中、高職的國文老師,也可至報章雜誌或出版業擔任編輯和文字工作者,或企業的公關、活動企劃等等。若有心朝學術研究的領域發展,亮鈞認為可從撰寫小論文、參與大專生研究計畫來檢視自己適合與否。

師大國文系核心課程

師大國文系所學可分為文學、哲學、史學、小學、教學、語言學等六大核心領域。文學領域涵蓋中國古典到臺灣的當代文學,如創作古典詩的「詩選及習作」,和以臺灣在地文學、同志文學、抵抗書寫為主題的「臺灣文學」;亮鈞認為「臺灣文學這門課讓我理解到臺灣的文學必須要有主體性的彰顯,可能我們以前都會覺得臺灣文學附屬於中國文學,以為它是地區性的文學,其實並不是這樣。」探討以「人」為核心的哲學領域則有四書、中國哲學史等課程,史學領域包含史記、中國文學史⋯⋯。「國文系流傳著一句話:小學會害你大學沒辦法畢業。」文字學、聲韻學、訓詁學三門課是為「小學」,是中文系學生最害怕的科目。而教學領域作為師大國文系的特色,開設閱讀教學、國文教材教法等課程;語言學領域有語言學概論、國文文法等等。(詳細的課程內容,請點選「課程」章節紐觀看)

師大公領系與哲學教育學程

基於培養多元跨域的思維,以及自身對公民教育的喜愛,亮鈞選擇輔修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所學課程有文化人類學、社會學、野外獨處等等。「社會學負責開啟對於社會觀察的眼光,開啟社會學之眼後你就回不去了。」公領系的課堂上有大量的互動討論,學生習慣主動表達自己的想法,也讓亮鈞對於公共事務更加關心。「我們身為公民,應該要對公共事務有更多的了解,我也想要擔起公民教育的責任。」另外,他也兼修哲學教育學程,期許自己能成為哲學教育的推廣者;亮鈞認為,輔系及學程幫助他照看更多面向,回歸文學本位時,能提出不同於同儕的見解。他也鼓勵學弟妹們不要為自己設限,「你不該被動地去等待這個系開設什麼課程來灌輸給你,你應該要自己主動向外去探尋,有能力的人會自己找到方向。」

這堂必上

國文系必修的「文字學」教的是中文字的起源,學生需將整本 700 多頁的《說文解字注》點書完畢,亮鈞即以自己父母的姓氏為例,如「詹」訓「占」字,意指占卜之官,可由此追溯文字背後的文化脈絡。大二必修的「散文選及習作」透過賞析古典散文,以見文人是如何思索自己的生命意涵,教授會帶領著學生命字號、行冠禮。系內選修的「現代散文」讀出文本與內心產生的共鳴,讓亮鈞體會到「所有生命中遇到的片刻、遇到的事件都是你必須處理的文本。」而臺文系的「臺灣同志文學」展現出多元性別文化與文學、音樂所激盪出的可能性,從《孽子》、《鱷魚手記》、《荒人手記》到五月天的〈擁抱〉、阿密特的〈彩虹〉都能成為課程教材。公領系的「野外獨處」則會實際到山上紮營,獨自度過兩天一夜的野外生活,亮鈞便藉此時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生命,爬梳自己的成長歷程。

課堂之外

「師大培育出非常多的老師,這些老師可能是影響其他生命的人,他們如果缺乏性別意識的話,那可能是個災難。」受到臺文系的「臺灣同志文學」及公領系的「性別教育」課程所啟發,亮鈞與來自公領系、東亞系的其他四位同學共同主辦第一屆的「師大男裙日——我們一起打裙架」,透過男生穿著裙裝的行為,試圖提倡「我們應該是性別的主人,而不是被性別制約住所有的行為規準。」他參與籌備街頭短講、網路宣傳」現場走秀,擔任主持人,並邀請開設「文化人類學」課程的陳素秋老師以「去性別的時尚,做性別的主體」為題進行當天演講。為此,亮鈞也面臨到在網路上被惡意言論攻擊的狀況,但這更加堅定了他要站出來對抗社會壓力的心志。

社會服務與教育經驗

「我得到社會非常多的回饋,我能夠念這麼好的學校,得到這麼多資源,別人卻不一定享有這些,我希望可以運用我的一些些能力回饋這個社會。」感受到「得之於人者太多」,亮鈞成為浪人食堂的志工,力欲協助無家者重回工作職場。他認為無家者並非市容的破壞者,他們也屬於城市的一部分,「我們必須要面對非常多結構性的問題,才能夠解決無家者的人生困境。」另外,亮鈞也到國中擔任特教志工,至視障者家長協會擔任課輔老師,並參與「爆學力」講師計畫,前往各個高中推廣學習科學;在這些過程中,他陪伴有情緒障礙的學生,看見教學現場可能遇到的問題,讓視障學童愛上了寫作,這才真正體會到教學竟是能夠這般影響生命的一件事。

做一朵盛開的太陽花,譜出生命的抵抗敘事

「原來我不是什麼都做不到,原來我不是什麼都被侷限住的。其實自信和自卑都是自己給自己的,那你想要做什麼樣的選擇呢?」原本對自己不太具有自信的亮鈞,經過在大學裡的多方探索,將文學落實於生活之中,他變得更加喜歡自己,也更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耐面對這個世界。亮鈞認為,大學象徵著一個全然不同的未來,「在這裡,你會綻放出你的自信;在這裡,你會成為一個想像中的大人;在這裡,你會成為一個不一樣的人。」即便未來終會遇見不可避免的無奈與困難,但我們仍然可以挺立著自身,向世界做出抵抗的敘事,成為一朵盛開的太陽花。

PART 2:關於考取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的準備分享

尚未錄製,歡迎至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或私訊 IOH 粉絲專頁

PART 3:針對觀眾的提問進行答覆

想詢問講者更多問題嗎?歡迎至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或私訊 IOH 粉絲專頁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