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感謝藍鯨隔音門 林經理 以此講座鼓勵後輩:「人生定位以及努力一樣重要」

小幫手:李峻瑋

責任編輯:黃詩涵

高雄醫學大學呼吸治療學系 吳紹瑜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你應該先...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高雄醫學大學呼治系的經驗分享

講座章節開關
高一就到巴西留學,回國後依然迷惘

「大家都覺得出國交換好像很厲害,回來臺灣肯定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事情,其實不然。」現正就讀高雄醫學大學呼吸治療學系的吳紹瑜,升高一時便申請至巴西交換一年;儘管到過南美洲開拓眼界,紹瑜說自己回國後仍十分迷惘,只是跟著同學們一起讀書,並不曉得未來要走向哪個專業領域。

「高三考完學測後,我想著自己到底要讀什麼,先把沒有興趣的科系刪掉後,眼前只剩下兩條路,就是醫療跟法律。」紹瑜回想起在巴西參加的服務性社團經歷,發覺自己相當喜愛幫助他人,也能從對方的笑容獲得成就感;由於呼吸治療的照護對象多為重症病人,抱著想救世濟人、將病人從鬼門關前救回來的壯志,他因此選擇就讀高醫呼吸治療學系。

高雄醫學大學

「高雄醫學大學在過了晚上六點以後,就會正式晉升為高雄體育運動大學。」紹瑜笑著說,高雄醫學大學的運動風氣相當盛行,每天傍晚六點一到,各系的同學便紛紛開始練球、運動,學校也相當鼓勵學生透過運動維持健康,經常舉辦運動賽事。

高雄醫學大學擁有大同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小港醫院、旗津醫院、岡山醫院等五間附設醫院;且大部分課程皆採取 TBL(Team Based Learning)或 PBL(Problem Based Learning)的學習方式,前者在課前會先行閱讀論文、進行初步測驗及團體測驗,確認學生有足夠的先備知識;後者則會在課前提供相關病歷,由學生判斷病況的發展及成因,而這樣的學習方式能提高師生之間的互動。

關於學習資源,除了可申請各系的海外實習名額,高醫亦與國立中山大學締結「攻頂聯盟」,開放兩校學生跨校選課,紹瑜便推薦學弟妹可以選修中山大學獨有的風帆課。

高雄醫學大學呼吸治療學系

「我想當醫生,但是我考不上醫學系,才退而求其次地選擇呼吸治療系,但是進來以後我真的不後悔!」紹瑜表示,呼吸治療系雖然並非他的首選,但同樣能夠實現自己想以醫療專業幫助他人的夢想,且呼吸治療的專業也能帶來穩定的出路。

「我們的業務有抽痰、拍痰、給藥、肺功能測試、協助拔管,系上課程不只跟呼吸有關,也會學習睡眠醫學、外科學概論等等。」事實上,大眾對於呼吸治療的專業仍不熟悉,這是由於臺灣於 2001 年通過呼吸治療師法後,呼吸治療才開始獨立為一個科系,目前國內僅高醫、北醫、長庚、輔大四所大學設有呼吸治療學系。

為了培訓實務技能,高醫呼治系配置設備完善的臨床技能教室,內有呼吸器、模擬病人,學生可透過電腦設計病人的狀況,再調整呼吸器,由電腦和模擬病人給予立即的反饋;學生於大三必須至大同醫院或小港醫院見習,系上亦提供美國、新加坡的海外實習名額。(想了解呼治系與其他治療科系、護理系的差別,請點選「科系」章節鈕觀看)

呼吸治療系究竟學什麼?

「我們的核心領域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對機器,一個是對病人。」紹瑜說,呼吸治療系主要在學習呼吸器的原理與操作方式,以及臨床上的呼吸治療技巧。大一所開設的課程可以看成是高中生物科的進階版,包含生理學、生化學、解剖學等課程;大二開始學習醫學的基本知識,開設病理學、心肺生理學、呼吸疾病、技巧學等課程;大三則將理論與臨床技巧結合,課程有藥理學、呼吸器原理應用、精神科學概論、睡眠醫學、暑期見習⋯⋯,;大四為全學年的實習課程,學生也必須一面準備國考。

紹瑜補充說明,呼吸治療系於學習臨床技能的同時,也在學習到病人可能的反應後,一面思考如何與其溝通病況,建立良好的醫病關係。此外,由於呼治系有相當多的分組報告,小組領導能力、與他人有效溝通的能力及時間管理能力,也都是附加的學習成果。

這堂必上

高醫呼吸治療學系必修的「解剖學」將帶領學生認識人體的奧秘,除了理論的學習,系上也規劃了實驗課,讓學生透過大體老師實際解剖,補足課本圖片與人體實際上的落差;紹瑜說,有些人聽到大體老師會感到有些害怕,但認識到大體老師及其家屬為了醫學教學的付出,便會自然生出尊敬與感激之心。

另一門必修的「技巧學」旨在學習呼吸治療的臨床技能應用,包含抽痰、拍痰、肺功能測試、六分鐘步行測試、協助拔管⋯⋯,是一門相當實用的課程。而選修的「心電圖」會透過各種狀況的心電圖,學習判斷病患的疾病;最令紹瑜印象深刻的是,在「心電圖」的最後一堂課,教授會帶領全班同學到臨床技能教室照心電圖,由每名同學自行判斷自己的心電圖有哪些狀況。

課堂之外,我所參與的活動

大二、大三時,紹瑜參與高醫呼治系舉辦的氣喘營,分別擔任過活動組與隊輔,負責帶領學員、設計團康遊戲,並宣傳呼吸治療的相關衛教。善於關懷他人的紹瑜也在課外擔任家教,並至屏東的善導書院教導弱勢學生課業、陪伴孩子們完成功課。

「我是一個很愛運動的人,大學裡第一個參與的運動就是系籃。」紹瑜坦言,由於呼吸治療系的人數不多,系上男生也偏少,系籃成立的先天條件有些吃虧,儘管很努力練習,成績也不甚理想,但他依然透過系籃認識許多球友,也為了扛起球隊,變得更有責任感。除了系籃,紹瑜也參加過橄欖球隊,球隊裡的練球氣氛良好,但他卻因爲朋友退出球隊而跟著一起退出,成為大學裡相當後悔的一件事。

到巴西交換,我學會獨立、負責

「我想增加不同的人生經歷,也希望自己的眼界不只在臺灣,而是放大到整個世界。」紹瑜早在高一時,便透過扶輪社申請至巴西交換一年,展開在國外的寄宿家庭生活。他說,國外與臺灣的學習方式很不同,巴西的學生中午 12:30 就放學了,因此有很充裕的時間探索感興趣的事物,紹瑜便參加了數個球類、科學社團及服務性社團,也趁此機會前往亞馬遜、伊瓜蘇瀑布、東北海攤等地探險。

但在國外,難免遇上種族歧視、語言隔閡,甚至是派對上的毒品、街頭搶劫等問題,紹瑜說自己最大的收穫除了學習一門第二外語——葡萄牙語之外,個性也變得獨立自主,深刻體會到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升上大學,你要認知到自己的新角色

「大學裡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就是要適應新的環境和新的角色,這不單單只是你從臺北到高雄生活這麼簡單。」回想起自己從高中升上大學時所面臨的衝擊,過去都維持班上前三名成績的紹瑜,原以為只要如高中一樣穩穩地讀書,也能在高醫輕鬆拿下不錯的名次;而後卻發現僅管已經比高中更認真讀書,但就是沒辦法衝進前幾名。他因此認知到,大學的生態與高中並不相同,必須學著適應、認識自己的新角色,勤勤懇懇地做好該做的事情。

此外,他也在為了迎合朋友而退出橄欖球隊的經歷中體悟到,大學裡的人際關係不該採取討好的方法,每個人都無須為了結交朋友而改變自己、勉強自己,而是應該去尋找一群更能真心待你的好朋友。他真心地說:「大學不只有讀書,我們更應該在讀書之外,找到自己。」

觀看更多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