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策展

我是一位歷史老師,同時也在 IOH 實習,開啟不平凡的教育路

責任編輯|廖玟怡

立志不當一輩子老師的師培生,在大四那年,決定為自己開啟一條不平凡的教育之路,投身 IOH,以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視角看教育,再次審視自己成長的軌跡,用真心與熱忱為人生重新定義。


師培生真的只能在學校當老師嗎?我想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戰戰兢兢修完師培課程,順利在大四那年以正取一的資格錄取師大教育所,對於身旁的人來說,我已經完成了大學階段的目標,人生只差在用力念完研究所、順利考到正式老師,萬無一失的劇本就正在上映著,對社會大眾、親朋好友與自己也有一個交代。

但是這真的是我要的嗎?教育要帶給學生的是什麼?我真的要一輩子在學校裡當老師,走千百萬個人同樣走過的道路嗎?

認真考慮到外在環境對於菜鳥老師的不利,明白教育現場的墨守成規,清楚知道自己內心的叛逆與反骨,很大程度上與教育現場格格不入,也了解自己從來不希望被侷限在框架,決定給自己一個出走的機會,死守在同一個地方,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小。就在大四那年,我決定走入 IOH,讓 IOH 帶著我打開教育更多的樣貌。就算要當老師,也要當個有視野、有溫度,真正了解學生特質的老師,而這一切就從不斷挑戰自己開始。

實習是一場真正的大冒險,需要學會對抗壓力

挑戰多得超出你的想像,從七月份的培訓開始,一週 40 個小時的長跑,要在最短的時間用力學會所有事情、統合資訊、分享自己的想法,也要學會轉換身份,以「工作」的態度面對迎面而來的挑戰,考驗的是你的腦袋、應變能力與心態。日復一日地,學會在夥伴面前分享自己的反思與所學,進而在工作坊當中,分享自己的回饋,更要站上演講的舞台,向上百、上千位高中生分享自己的故事。

最初,連一分鐘的自我介紹都覺得有些坐立難安,但當你習慣了舞台後,你能夠泰然自若地在幾百位高中生面前演講,進而會開始要求自己更具體、更言之有物地傳達自己的想法,過程中必須拿出很多的努力對抗這一連串的壓力,與克服自己內心的害怕,但因為在 IOH 當中,要挑戰的事情太多,必須要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勇氣與抗壓性,讓自己能夠在短時間內長高又長壯,也看到自己的更多的可能性,因為這段冒險帶來的驚奇,是獨特而難忘的,更想用力地分享在這段時間的所學。

看見高中生的迷茫,那也是我曾經的樣子

「我在高三也曾經很煎熬過」這是我在每次演講都會提到的故事。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5 月的 9 場演講,我總會分享自己高三到大學一路跌跌撞撞的歷程。

並不是要揭開傷疤得到誰的同情,而是想用自己的故事,告訴那些同樣在人生道路迷路的孩子,不要怕,我們都一樣。

記得在一場演講當中,一位高三的孩子在結束後跑來找我,說著她現階段對於成績的無力,眼淚就也跟著刷地一瞬間流了下來,我完全能夠懂她此刻的心情,因為我在高三時也是同樣的迷惘。在考試分數的綁架底下,沒有什麼再比分數更重要了。「但你看我,高三的時候我也覺得天快塌下來了,會慢慢找到方向的,過程很辛苦,但會愈來愈好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給這個孩子多少安慰,最後我選擇留下一個擁抱給她,或許也是給當年的自己一個擁抱。

走遍了全臺高中,我要當個打開學生天賦的老師

大多數的高中生,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要念什麼樣的科系,對於自己的一無所知的程度讓人害怕,也讓人擔心,學校的樣子很難在一瞬間改變,但也不可以停滯不前,每個人都應該找到屬於自己的熱情,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

對我來說,自己很幸運地因為在 IOH 實習的這段期間,深入到校園接觸到各式的學生與老師,看見教學現場的困境與希望,同時也用自己的故事帶給高中生微薄的力量。之於一個半隻腳踏在老師這條道路的我來說,校園演講的總總經歷,是在面對學生,面對教育現場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堂課,我希望我的學生看見的不只是他的成績,而是屬於他身上的光茫。我永遠要記得成為一個打開學生天賦的老師。

成為了一個千方百計要摸到別人與自己心底的人

在 IOH 將近一年的時間當中,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5 月的 10 場工作坊,有機會接觸到各個領域的講者,從宗教系、護理系、材料系、心諮系到森林系,擔任他們的「Helper」,Helper 的首要任務,就是千方百計地找到故事裡最真實的聲音,摸到了一個人最心底的模樣,找到屬於每個故事的味道與模樣。

過程中,為了幫助講者深層地思考,丟出大大小小的問題,使出渾身解數想要了解講者們故事背後的「為什麼」,為什麼在高中時會決定要念護理系?社工對於你來說是一個什麼樣的工作?你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禮儀師?一個又一個問題,打在講者的身上,也用力反彈在自己的心頭,迫使我們重新去描繪屬於自己的人生軌跡,知道自己一路走來的選擇,讓我們成為了什麼樣的人,接下來的旅程又該往哪裡走。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因為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會拿這些問題來打擾你平靜的生活,你只需要複製、貼上別人的人生即可。但當你拿著放大鏡去檢視別人與自己的人生時,會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特別的地方,都有屬於自己的價值,在挖掘別人故事的同時,也是一個不斷將自己撥開的歷程。

抽絲剝繭自己內心的聲音,我只想要找到屬於我的熱愛

打開自己故事的當下,打開的可能是對於過往的感謝,但也有可能是一層對於自己的謊言,赤裸裸地攤在眼前。

對我而言,研究所的申請就是一個讓自己喘不過去的謊言。「我真的想要念研究所嗎?我為什麼要念研究所?」這是我在來到 IOH 面對自我的第一堂課,開始學會當個不斷問自己問題的 Helper,拿著問題騷擾講者的同時,也意識到需要向自己坦承,承認自己在研究所中找不到往前走的動力與熱情,迫使自己去重新思考為什麼要念研究所,念研究所的意義是出於一種盲目還是真實。

我是不是只是在迎合社會大眾的期待?是不是只是在假裝這是我想做的事情?是不是有研究所的保護,讓我可以晚點面對社會的現實與考驗?掙扎了一段時間後,我決定要勇敢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研究所並不是現階段最好的選擇,我不應該要苟且在一個安逸的環境,在同樣的時間裡,我應該投注在我真正熱愛的教育現場,來到 IOH ,我誠實面對自己,選擇在用真心與熱愛重新定位人生。

在這裡,我學會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當你認真看待自己的人生,擁抱自己的恐懼與脆弱,就覺得身上多了一對可以高飛的翅膀。而這樣的勇敢遠遠不是一個人能夠憑空生出來的,在 IOH 裡,執行長超哥時常鼓勵我們可以對大小事提出自己的想法,鼓勵我們去省視、去思考自己的選擇,鼓勵我們發現問題的核心並提出解決的方案。

在參加過幾次工作坊後,發現某些工作流程很容易流於形式,無法協助組內有效率地了解講者的狀況,在發現與提出問題後,隨之而來的是夥伴們對於同一件事情更深入的分析,透過實際的案例,鼓勵大家以其他方案實行,在那個當下,會發現:天啊,有夥伴的感覺真好!

在 IOH 感受到的是,你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想法都會被看見、被聽到、被在乎。

IOH 的實習環境所營造出來的是「一起走向更好」的氛圍,身旁人們的溫柔與深厚,讓你有機會把內心的世界交付給其他人,也讓自己更願意走入對方的想法與聲音,再經過一層層的反思與檢驗後,學會用他人能夠理解的方式傳達出去,也學會看見對方的需求。在這裡,開始成為一個發現問題、提出解決辦法,並大聲說自己的觀點的人。

一群最真誠的夥伴,是一個個值得收藏的禮物

IOH 最大的禮物,是遇見一群可愛的人們,環境的溫柔與深厚,把所有可愛的人都藏在 IOH 各個角落,往往一個眼神就懂得彼此的需求,甚至當你最失意、最茫然的時候,你會願意把所有的脆弱交給對方,因為你知道對方會用全部的溫暖承接你的悲傷。從七月份的培訓、接連下來的工作坊、演講,過程中有它確實艱辛與睡不飽的地方,甚至會去懷疑自最初的決定,但因為有一群夥伴,所以可以毫不猶豫地往前走,好像在這裡,想出了什麼樣荒謬的計畫,都會有人願意跟你並肩,有什麼樣的困擾與為難,都不會被輕易地拋下。

是你們每個人的可愛,讓我真正地好喜歡這裡,讓我有足夠的能量朝著接下來的旅程邁進,因為知道在夢想前進的旅途上,有一群人會在背後奮力地支持你。

你要記得自己是個老師,自己為什麼而來

謝謝自己,一直都是個願意奮不顧身接受挑戰的人,來到 IOH ,站在教育的最前線,讓我不斷去回顧到自己對於教育的初衷,老師身上的責任是甜蜜而且沈重的,老師的視野、想法或一句話總在最不經意的時刻影響著一個孩子。在 IOH 的一年裡,學會回顧自己的故事,看見自己的位置,溫柔地傾聽自己內心的模樣,也看見了世界各個角落的可能性。

不要忘記「老師」這個位置賦予你的能量,更不要忘了 IOH 帶給你的強大,當你覺得教育改革這條道路孤單的時候,永遠別忘了回頭看見那一群傻傻在 IOH 努力的夥伴。


歡迎來到科系比拼擂台!

面對五花八門的校系,讓你感到不知所措?IOH 將全台科系按照 18 學群分門別類,裡面除了整理科系所需的核心能力,還有熱門點閱的學長姐

教授分享,讓你能立即掌握該學群重點,檢視自己適不適合讀該科系,現在就點選你感興趣的領域,展開探索之旅吧!

責任編輯
廖玟怡(Am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