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感謝 HPX 社群創辦人 蔡明哲先生 以此講座鼓勵後輩:「面對多變的未來,記得要保持好奇與勇氣,這會讓你獲得更多的樂趣!」

講座由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與 IOH 合作產出

小幫手: 廖玟怡、小賈、施敏媛、徐嬿婷、庭光

責任編輯: 張紹敏

彰化師範大學化學系 張圓梅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你應該先...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彰化師範大學化學系的經驗分享

講座章節開關
被老師們拉了一把,我也想成為學生的靠山

「我出生在經濟狀況不理想的家庭,加上爸爸非常嚴格,因此我什麼都不敢做,被貼上了『乖學生』的標籤。」張圓梅從小就相信乖乖讀書長大才有好出路,上大學前幾乎不曾探索過自己的興趣,即便知道心之所向,卻也不敢和父母開口。進入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後,她開始嚮往身邊同學多采多姿的生活,因此努力申請師資培育獎學金、接家教、嘗試單獨環島,不再視「想做就做」為高不可攀的奢侈。而在圓梅不容易的成長路上,「老師」一直扮演著有力的支柱,漸漸敢於做夢的她也期許自己延續這份溫暖,點燃學生的熱忱、陪伴學生成長、成為與家長溝通的橋樑。然而,成為老師對圓梅而言仍是條荊棘滿佈的路。

我眼中的彰化師範大學

彰化師範大學距離彰化火車站僅 5-10 分鐘公車車程,從校門口步行至學校底端約 10 分鐘,圓梅笑說同學可以「睡飽再來上課」。學校提供許多獎助學金,包含書卷獎、校內代辦清寒獎助學金、弱勢學生助學金(詳情請上學校官網查詢),若在生活費上有困難,也可透過導師向學校申請學餐資助。同學若想在未來成為老師,圓梅大力推薦彰師大每年暑期與各所國中合辦的「白沙夏日學校」,也鼓勵同學申請師資培育獎學金(將於影片「教育相關活動」章節中詳細介紹)。

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化學,和你想的不一樣

「雖然我想當老師,但是化學系出路很廣,適合『不能讓人生道路只有一條』的我。」圓梅說道,從近日火紅的蝶豆花變色飲品到奈米科技,生活中處處是化學的足跡,相對於物理,化學是一門更為具體而容易觀察的學問。一般人對化學的印象常是「危險」,但圓梅解釋,只要確實遵守實驗室法則,便沒有安全問題。而化學系女生之所以較少化妝,是因為化學實驗室必須常保通風,不得開空調。「實驗對於化學系很重要!因為理想不等於現實,一加一不一定等於二,因此需要靠實驗來找出問題。」圓梅指出,同學在實驗前必須先寫「預報」,了解為何做、如何做,實驗後則需撰寫「結報」,說明如何處理數據、實驗過程中的困難與心得。

彰師大化學系四年核心課程

大一的「普通化學」是高中所學的延伸,大二後便會進入化學四大核心領域:有機化學、物理化學、無機化學、分析化學。圓梅以做蛋糕為例說明,大二的「有機化學」就像研究麵粉如何變成麵糊,必須了解應加入的材料與比例;同為大二課程的「分析化學」則是反向過程,針對現有的蛋糕成品,分析其成分為何(例如:以肥皂來區分軟水、硬水);大二下到大三的「物理化學」則如探討麵糊變成蛋糕的過程中,烤箱需設幾度、時間多久(例如:欲製作退熱貼,必須了解其中的水凝膠接觸室溫時會帶走多少「熱」);大三的「無機化學」則像是已有蛋糕體後,進一步討論加了不同水果後呈現的不同模樣(例如:不溶水的鎂肥皂分子由於含有原子,因此型態呈現 180 度)。除此之外,圓梅認為「儀器分析課」和「書報討論」都是化學系中非常關鍵的課程。(更詳盡的課程內容介紹,請見「科系」章節按鈕)

專題實驗教會我的:Try

圓梅說道,大二過後同學紛紛會找系上教授拜師為徒,針對自己感興趣的題目進行專題研究。「我的主題是抗癌藥物的設計合成以及反應性,剛開始進入實驗室,真的是笨手笨腳。」回憶起充滿挫折的專題生活,圓梅分享當時學長一席話「努力不一定有收穫,但不努力絕對沒收穫」對她影響甚巨,雖然一直無法得到想要的成果,看來毫無進展,但每一次失敗都將錯誤的路徑一一排除,其實也離成功越來越近。「我認為成功的相反不是失敗,而是什麼都沒有做。」圓梅笑說,化學的英文是 Chemistry,拆開看就是 Chem is “try”,化學系帶給她的正是勇於嘗試、永不放棄的鍛鍊。

化學、化工、化材系差在哪?我適合化學系嗎?

與其他相似科系相比,圓梅繼續以蛋糕做比喻,化學系學的是「研究做出一個蛋糕的不同可能方式」;化工系的重點是找出大量生產蛋糕的方式,格外重視物理能力;化材系學的是如何提升蛋糕品質,研究材料本身的特質。圓梅提醒道,並不是「有心」就適合讀化學,四大主科並不容易,同學需要善於觀察、邏輯思考,也不能討厭數學與物理,也因為常需觀察顏色變化,不建議有色盲問題者就讀。關於化學系的未來出路,除了可和圓梅一樣修習教育學程成為老師,許多人也在儀器公司或石化產業,進入研發、製造、品保部門,亦可考取公務員,擔任環境衛生檢驗員、生產技術員等職。

學姊推薦必上課程

「普通化學實驗」是化學系的第一門必修實驗課,圓梅說,很多人以為在高中做過實驗就已能掌握正確的操作技巧,但說不定同學連拿滴管的方式都是錯誤的。這門課的關鍵在於培養同學找出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更訓練同學用嚴謹的態度來看待實驗;「中學化學示範教學」這門選修課旨在了解成為老師後該如何幫助同學更貼近化學,「我們要讓底下的同學產生驚嘆號與問號,引導他們有動機去思考。」這門課教會圓梅如何提升與學生的互動程度,將來不怕自己在黑版上興奮地揮粉筆,底下卻睡成一片;教育學程中的「輔導原理與實務」也是相當實用的課程,探討如何輔導學生、排解壓力,處理突發狀況,而「電腦與教學」更是圓梅直呼修過最累、收穫卻最多的課程,教會她科技融入教育之道。(更詳盡的課程推薦,請點選「這堂必上」章節按鈕觀看)

離教師夢更近一步的那些努力

圓梅成功申請了「師資培育獎學金」,此獎學金每學年皆開放申請一次,獲核可後便有「師獎生」的身份,但若想領取獎學金則需完成「四大任務」:一學年 72 小時的課業輔導、通過每學年各式檢定考(如:板書檢定)、補救教學研習證明、參與每學期的教育工作坊(詳細內容請點選「教育相關活動」章節觀看)。在課堂之外,圓梅曾至彰化女中擔任化學科普解說員、化學動手作營的實驗助教,更有豐富的家教經驗。

「家教其實是彰師大學生很有利的工作,憑著學校招牌可以拿到這個區域的最高時薪,但仍會面臨很多的困難。」圓梅說道,家教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學生,但家長的需求往往都是一樣的——希望孩子立刻能好、更好、再更好。「其實常會左右兩難,學生有自己的需求,但付錢的是家長。」圓梅分享自己曾為了更貼近孩子所需,卻因而被家長解僱的經驗,當時雖然十分難過,但她仍收拾好心情,繼續迎接下一個家教的挑戰。「當家教、課業輔導、營隊隊輔都會遇到很多困難,看到孩子們習得無助的樣子,我也很無奈,但這些阻礙都是我成為老師的養分。」

想和小時候的自己說:不要忘記可以做夢

回顧自己的求學路,圓梅非常感謝老師、朋友和家人的協助,帶著傳承的初衷,她堅定地繼續前行。過去受到經濟背景的限制,圓梅曾是畏首畏尾的乖乖牌,在上大學後漸漸經濟獨立的過程中,她終能跨出冒險的第一步,展開八天七夜的單人機車環島之旅。「其實大學是很自由的,可以主動追求想做的事情!」圓梅想對小時候的自己說,有些事雖然此刻無法達成,但不要忘記妳仍能做夢,「想做就做」並沒有想像中困難。

PART 2:關於考取彰化師範大學化學系的準備分享

尚未錄製,歡迎至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或私訊 IOH 粉絲專頁

PART 3:針對觀眾的提問進行答覆

想詢問講者更多問題嗎?歡迎至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或私訊 IOH 粉絲專頁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