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感謝安禾集團 何益國總經理 以此講座鼓勵後輩:「別在夢想之後畫下句點 因為它的達成 是下一個成功的起點」

講座製作由國立成功大學與 IOH 合作產出,並由 IOH 幫手 王啟嘉、林立麗、辛丞鈞、許鈺享 協助 責任編輯:林立麗

成大化工系Allen Yang 楊昌豫

探索科系,選擇未來,你應該先...

分享此講座

PART 1:關於就讀成大化工系的經驗分享

講座章節開關
付出的努力不會白費

政大附中,好比是楊昌豫 Allen 人生的分水嶺,過去的他勤於念書,對分數得失心重,在經過高中四年的洗禮,他發現了不一樣的學習方式,從書呆子轉變為敢衝的憤青,有計畫地嘗試新事物,也敢於挑戰體制。進入成大化工系後,Allen 善用成大交換學生計畫前往天津,還參加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暑期學分班,他深信大學四年不只是在奠基專業能力,更須拓展看世界的眼光,爭取機會從不會是浪費時間,只要用心規劃,踏出的每一步都是練就實力。

成大化工系畢業出路

「是在化工廠工作嗎?做苦工的?」Allen 笑談著大眾對成大化工系的誤解,其實化工乃工業基礎,身負量產的重責大任,藉由系統化流程、優化良率來降低生產成本,讓實驗室成果能變成消費者在市面上隨手可得、物美價廉的商品,所以化工應用層面涵蓋廣,從煉油、服飾、生活日用品、食品香料到智慧型手機都是,而成大化工系畢業出路多半是從事半導體、光電產業的製程工程師,也有人選擇進入藥品、儀器大外商工作,不過 Allen 也分享到在工業 4.0 下化工的新趨勢,以近期的天津工廠爆炸案為例,案件是因工廠控管問題所導致,倘若現在能以電腦取代人、去控制所有生產線、以大數據去分析程式,便能盡可能減少工安意外的發生,因此對電腦、程式的掌握能力將是成大化工系學弟妹可以多加培養的能力。

成大化工系跟你想的不一樣

成大化工系又和化學系差在哪裡?Allen 認為化學系注重在實驗室規模的結果,然而化工系關心的是工廠規模下的成果,因此除了製造產物,更須考量工安問題,例如大量製造下的放熱、吸熱反應是否會造成危險,而「工程數學」正是去解決溫度、壓力參數問題時不可或缺的工具,所以與其說成大化工系是在學化學,更注重的其實是數理推演能力,才得以用工程的方法解決化學問題。Allen 也將成大化工系、材料系和中央化材系做差異比較,基本上成大化工系與中央化材系課程差異不大,都是研究有機材料的本質,而材料系則偏向無機材料的研究。

工學院最累的系

身為創校元老科系之一,成大化工系擁有全東南亞最大的化學系館與齊全的實驗儀器,廣大的系友群更提供學弟妹許多企業參訪的機會,由於鄰近台南科學園區,系上還與產業合作教授「程序設計」、「石油煉製」、「化學工業程序」等課程,同時與日月光、鴻海設有產學合作關係。成大化工系目前分為高分子材料與工程、光電材料與奈米工程、生化工程、能源科技與程序系列工程四大研究領域,在 144 畢業學分中,必修佔了 88 學分,又每學期約三到四門必修,二、三年級多實驗課,其中「單元操作」更是大魔王,是九學分的三學期課程,將帶領同學整合質量傳導、熱量傳導、動量傳導的專業知識。

為何要去國外交換?

「在大學裡,這麼年輕的時候,很少有半年時間都是你自己的,能自己去運用、規劃這段時間,思考很多人生未來對話。」為了體驗不同的學習環境,Allen 爭取了成大交換學生計畫,該計畫為每年五月、十月開放申請,學生須準備英文能力證明、自傳、讀書計畫與教授推薦信,而計畫特點在於同學能申請去兩國大學交換各半年,凡申請成功者學費減免,還能申請獎學金(半年最多 15 萬,一年最多 24 萬)。「台灣和中國同樣在講中文,但我們真的了解他們在想什麼、做什麼嗎?從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其實中國一直說自己是社會主義國家,但其實它比資本還資本,現在政治越來越緊縮,經濟卻越來越開放這是非常矛盾的,所以我很想了解這個情況。」基於想探究中國政經與互聯網發展的想法,Allen 申請到了以工學院起家的天津大學交換。

馬拉松哲學

「社會主義的初衷其實是烏托邦,到底怎麼講,很難去定調。在台灣的我們常說中國學生是被洗腦,會不會我們也是被洗腦?被美國的自由主義洗腦?」受好奇心驅使,Allen 選修了「毛澤東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意外成為他思辨意識型態的開端,其課堂並非採洗腦灌輸式教學,而是每週小組報告來進行,和老師私底下的兩岸政經議題交流也令他收穫不少。因為少了工學院課程壓力,Allen 趁交換期間到內蒙古、山東、陝西旅行,他認為體驗不同的文化風俗對交換學生是很重要的,但「自我管理」更不得不慎:「剛開始交換會很興奮,每天都跑出去玩,但興奮過後一定要平靜自己的心,想我來交換的目的是什麼,就像跑馬拉松一樣,你必須想每一階段的心態是什麼」。

中國學生有比較強嗎?

一趟中國行讓 Allen 有機會觀察中國學生的實力:「我覺得強在不一樣的地方,中國學生可能 A 到 B 很厲害,用已經有的理論把它計算到 B,計算方式非常強,但今天中國學生如果是從沒有東西到 A,對他們來說是很難的過程。」他認為零到 A 是指創新創業,A 到 B 則是基礎知識,而一個國家的科技要進步,是需要基礎知識與創新創業的堆疊。

來自美國的衝擊

「在 Berkeley,沒有教師與學生的關係,反而是討論,學生能學到東西,老師獲取靈感。」因為參加 UC Berkeley 暑期學分班,Allen 除了修科學寫作課程,也跑去旁聽發展心理學和有機化學,他發現在國外教育環境中,老師極重視與同學的互動,課堂不是老師在「教」你,而是你要先做好事前預習,來課堂上「討論」。在 UC Berkeley 之外,Allen 也前往 UC Irvine、UC San Diego 等校園參觀,更到 Google 總部參訪,使他對台灣教育、產業現況都有很深的反思。

最重要的自學能力

「大學就是機會擺在那裡,你必須自己去爭取、自己尋找。」從出國交換到現在是成大工學院菁英培育班的一分子,Allen 認為大學校園有著滿滿的機會,只看你有沒有善加利用,而學習規劃自己的未來也是同等重要的:「讀了那麼久的書,你真的會讀書嗎?知識是不斷膨脹的,所以你必須保持自己的學習模式,吸收新知。」在講求跨領域的時代下,Allen 鼓勵學子都能擁有自學與邏輯思考的能力,一步一腳印累積自身能力。

PART 2:關於考取成大化工系的準備分享

尚未錄製,歡迎至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或私訊 IOH 粉絲專頁

PART 3:針對觀眾的提問進行答覆

想詢問講者更多問題嗎?歡迎至 IOH 臉書社團:大學科系與升學經驗交流平台 發問,或私訊 IOH 粉絲專頁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