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測申請 /校系迷思 /高職升學 /大學生必修 /考試衝刺 /人物故事 /求職準備 /海外留學 /志願選填 /IOH 實習 /

他們風光應徵上 MA,然後呢?國泰金控 GMA 學長姐落地走向

金融業為了搶人才,紛紛祭出「起薪高」、「升職快」、「提供國際舞台」等優質條件,吸引求職者加入儲備幹部計畫,金融業 MA 也成為求職者快速達成年薪百萬的捷徑。網路上因此出現相當多「MA 求職心得」的分享文章,但這些儲備幹部在計畫結束後,究竟何去何從?
2022-02-25

一窺國泰金控 GMA 學長姊的落地選擇

我落地的單位是國泰世華銀行財富管理處,基本上落地單位的選擇滿彈性的,大部分都會從輪調過的部門、與主管有過合作經驗的去選。

國泰金控 GMA 計畫的第一屆成員李宏盛,從兩年半的輪調培訓畢業後,至國泰世華銀行擔任副理,並於隔年晉升經理,至今已經落地四年。

鴻海策略投資團隊出身的徐宜安,當年瞄準「國內能養得起策略團隊的產業」而轉職金融業,自 GMA 計畫畢業後,她先是落地於國泰人壽數位轉型戰情室,目前擔任國泰金控數位數據暨科技發展中心(數數發中心)商業分析科副理。

而求學時期便參與過國泰 CIP 暑期實習計劃的王建勛,自第三屆 GMA 計畫畢業後落腳金控人力資源部門,帶領人才分析暨策略夥伴團隊,同時擔任代理科主管的角色,透過推動人力資源部門的數位轉型,為集團打造更多足以引領變革的人才。

他說:「最初落腳到國泰金控人資單位,是希望能發揮在輪調過程中累積的專案企劃、數據分析、人資轉型的能力與經驗。」

GMA 計畫會在輪調滿兩年半的時候結束,大約在畢業前兩個月,HR 會請 GMA 的夥伴提交志願表,並說明志願排序的原因,HR 再依照個人能力、組織需求進行媒合,看各單位是否需要 GMA 的人力。

徐宜安說,經過兩年半的培訓,GMA 夥伴對於集團、組織、自己的擅長之處都有相當程度的瞭解,當進入填寫落地志願序的環節,會再與高階主管面談,共同找出最合適的落腳處;她即抱著對挑戰陌生議題的熱情,加入數位轉型戰情室。

李宏盛則表示,當時會選擇落地於銀行的財富管理處,是考量到「財富管理服務」為金融業未來成長的關鍵驅動因子之一,若將財富管理結合數位金融,正好能發展數位理財業務的市場。

MA 升職快,是事實還是只是噱頭?

GMA 入職就是高級專員,培訓滿一年半時升襄理,整個計畫完成後升副理,兩年半的時間就升兩階,比起循一般管道入職的同事確實快很多。

針對求職者最好奇的 MA 升遷路徑,徐宜安說,一般職員從高級專員升上襄理大約要兩到三年,再要晉升副理,所需要的時間更長,升職兩階至少七、八年就過去了,要能像儲備幹部這樣一年一升,基本上不太容易。

老實說,GMA 落地對部門同仁來說一定是空降的感覺。GMA 落地是以襄理或副理的職級進入部門,但就內部職級的分布來說,大概只有 10% 至 15% 的同事是副理的等級。

同為第一屆 GMA 成員的林政澤,選擇落地於國泰世華銀行數位銀行部,負責帶領商業分析團隊,規劃數位服務發展。他說,GMA 在招募時就已經設定快速的升遷制度,因此更要拿出相對應的表現和成果,才能取信於部門同仁,這正是所有儲備幹部都會面臨到的挑戰!

已經輪調 2.5 年,落地後還要再輪調?

我們進來的時候就清楚知道國泰金控的 GMA 計畫要培育的是具有跨領域、跨集團,乃至於開拓海外市場的整合性人才,落地後二至三年就會再調動 GMA,到不同部門作出貢獻。

李宏盛表示,國泰金控 GMA 的全名是 Group/Global Management Associate,集團於兩年半的輪調期間傾注了各子公司的資源,試圖培養具有策略高度、能串接子公司的金融策略人才,落地後再輪調對於人才的長期養成很重要。

他即在銀行的財富管理處待滿快三年後,轉調銀行戰情室,負責跨子公司的重要任務,現在則接下國泰證券轉型辦公室負責人的重要職位。  

林政澤也說,國泰集團不只是 GMA 會輪調,人壽、金控、銀行的高階主管也都有主管的輪調機制,「輪調」可以看作是國泰集團的育才文化。政澤同樣在落地滿三年時,由國泰世華銀行的數位銀行部轉調至小額信貸戰情室,擔任戰情室負責人,帶領跨部門的十五人團隊。

而徐宜安在落地後的輪調路徑便明顯以戰情室為主,從最初落地的人壽數位轉型戰情室、金控數數發中心新型態商業發展科,再接連著進入國泰金控的兩個戰情室。

她說:「主管覺得我滿適合待戰情室的,剛好我經手的專案也有階段性的轉換,有些主題由人壽跨到金控來做。當公司覺得需要我的能力時,就會有職位上的調動。」

留下來的 GMA,真有辦法接大型專案?

我們在 2020 年底時,開始開發「數位理財」,嘗試以數位的模式進行財富管理,一開始先成立了六個人的團隊,後來擴增到三十七個人。

談起落地後負責的專案,曾擔任銀行戰情室負責人的李宏盛說,籌組戰情室團隊必須從跨部門到處找人、說服各主管放人開始,接著規劃一整年的策略,帶領團隊陸續完成全面優化 App 理財流程、擴增申購服務、改造交易系統、從中後台串接線上到線下的交易等任務,最終達成自行申購客戶人數成長三倍、複委託投資海外股票開戶也提升近三倍的好成績。

我落地後從人壽到金控的幾個戰情室都是扮演 PO(Product Owner)的角色,戰情室是一個專案型組織,我負責看出跨子公司的問題點、機會點,提出完整的提案、效益和時程。

擁有豐富的戰情室歷練,徐宜安除了負責在前期提出完整的策略規劃、整合跨部門資源,與不同專業背景的夥伴,如數據分析師、資料科學家、開發團隊⋯⋯跨領域協作,同時導入敏捷開發,將大的目標拆成短期需達成的子目標,讓團隊同仁一步步地達成集團願景。 

由於 2021 年底金管會宣布金融機構跨子公司的資訊共享規定,徐宜安目前在國泰金控數據部正著手進行跨子公司的資訊共享專案。但可別以為 GMA 只要負責重要專案就好,身為數據部商業分析科副理的她,同時肩負部門預算、招聘、行政、Review 同仁專案進度等日常工作,加班可以說是種日常。

而加入第五屆國泰金控 GMA 計畫,甫落地不久的黃淳廷,現任國泰金控轉型辦公室副理,負責以集團制高點的視角看待跨子公司的整合性專案,由金控往子公司推動數位轉型,提供各子公司在原本數位轉型的工作上所需要的資源。

GMA 培訓時的訓練,如何帶領他們完美落地?

我還滿幸運的,GMA 輪調時在銀行、壽險、金控都有參與到轉型專案,能有今天就是因為這些歷練。

李宏盛說,GMA 在培訓階段就能夠參與集團內部的轉型專案,他從銀行的 Call Center轉型、人壽的 High 客計畫、金控的產險 Call Center 轉型,以一人之姿,面對至少五、六十個人的部門,要在兩、三個月內就提出完整的優化方案,試圖撼動一個部門、甚至是一家公司原本的做事方向。

我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膽子很大,我有次直接舉手和當時的協理說『這樣不對!我們現在討論轉型、改變的方式是錯的!』

回想在經手國泰人壽「High 客計畫」時,李宏盛面對同仁所提出 52 個包山包海的優化案,直指應該根據核心問題規劃,才能促成有效的「改變」,將 52 個案子收斂到以數據進行客群和應用、全通路、智能優化的僅僅三個案子。

最終在主管的支持下,迎來轉型專案的成功,這樣的經歷也開啟李宏盛對於「挑戰沒人做過的事」的成就感;落地後的他,已養成「跳脫格局」的習慣,以清晰的目光找出最核心的問題,絲毫不害怕接手艱難的任務。

我從 GMA 計畫畢業時,因應集團的轉型,人力資源部門希望加入更多的數據應用,就請我從零開始籌備新的團隊,這也是因為我在前面輪調時有過數據分析、人才文化轉型戰情室的經驗。

工程背景出身的王建勛,輪調時分別於銀行及人壽的數據分析部門,透過參與雲端環境導入專案、業務員分析專案,學會與法遵、法務、資安、風管單位打交道,串接跨部門資源,從茫茫數據海中擬出完整的數據應用專案;也在銀行的綜合企劃部,磨鍊出於模糊方向中形塑專案的企劃能力。

在輪調的最後期間,王建勛加入人才文化轉型戰情室,嘗試透過科技、數據分析、制度的優化,從開發人才數據模型、賦予員工轉型能力、提供自主學習資源、優化員工系統等多個面向,打造能留住新興人才的職場環境。

在戰情室所規劃出的員工體驗策略藍圖,也成為他落地後於金控人資部門持續耕耘至今的專案。他說:「HR 在集團數位轉型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我們不是只做傳統 HR 要做的事,而是為集團延攬、培養更多能引領變革的人才。」

畢業後的他們,這樣看待 GMA 計畫

金融業的儲備幹部有著職場上的光環,但同時是個高淘汰率、高離職率、也要承受高壓的職位。徐宜安坦言,GMA 的薪資確實不差,相對應的是專案的複雜程度隨著落地也會提升許多,若非常確定自己對於做決策、策略規劃、跨子公司的專案層級感興趣,國泰金控 GMA 計畫會比外商 MA 計畫更合適。

出社會第一份工作就是 GMA,林政澤說自己當時設定了三個求職條件,分別是肯給年輕人機會、能有國際視野、與資料數據相關。

若要給求職者什麼建議,他認為可以把 MA 看成是求職者延後選擇的機會,透過跨子公司的輪調培訓,看的面向更廣,從中找到自己能發揮的舞台。「如果你很明確知道你進 GMA 是要得到『容易升遷』的光環,那就好好想辦法抓住你要的路徑,繼續往下走。」

在人資部門任職的王建勛則由職涯的角度審視,他認為國泰金控 GMA 計畫在金融 MA 市場的定位是清楚的,也就是培育集團中具備策略高度的人才。他說:「不要覺得 MA 進來就是高人一等,就只做策略規劃;除了策略,你也要有自己下去執行的能力,策略能夠執行落地,才是真正的能力與價值展現。」

深入了解 GMA 計畫

國泰金控 GMA 計畫申請中,2022/3/20 截止收件。

受訪者簡介:

林政澤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Global/Group Management Associate)第一屆成員,落地單位為國泰世華銀行數位銀行部,2022 年初剛轉調為小額信貸戰情室負責人。

李宏盛,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第一屆成員,落地至國泰世華銀行財富管理處滿兩年後,轉至數位銀行部、戰情室,現任職於國泰證券,擔任轉型辦公室負責人。

徐宜安,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第二屆成員,落地後陸續加入國泰人壽、國泰金控等多個戰情室,目前於國泰金控數據科技發展部商業分析科,擔任跨子公司資訊共享專案負責人。

王建勛,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第三屆成員,落地於國泰金控 HR 部門,為國泰金控行政處行政管理部代理科主管,帶領人才分析暨策略夥伴團隊,負責推動集團人資轉型。

黃淳廷,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第五屆成員,目前為國泰金控轉型辦公室副理,協助跨子公司的整合性專案。

作者 Bella Huang

主修中國哲學,終其一生都在追尋人生而在世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