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測申請 /校系迷思 /高職升學 /大學生必修 /考試衝刺 /人物故事 /求職準備 /海外留學 /志願選填 /IOH 實習 /

都說科技業含金量高,他為何放棄高薪職位,轉職國泰金控 GMA?

科技業給人的印象不外乎高薪、穩定、年終獎金高,即便工時較長,仍是求職者趨之若鶩的目標,甚至有許多文組生自學程式語言,力拼轉職。但現任國泰金控轉型辦公室副理的黃淳廷 John,卻由知名上市科技公司轉戰金融業,他為何願意放棄資深工程師職位,投入國泰金控 GMA 計畫?
2022-02-23

「我當時在科技業的同事都覺得說,我從大學、研究所、工作都是工程背景,跳去金融業會不會很不適應。」頂著清大工程與系統科學系的學歷,黃淳廷 John 於研究所繼續鑽研機械設計、產品開發,畢業後接連於緯創資通、仁寶電腦擔任高級工程師,負責設計消費性電子產品。他說,轉職金融業是給自己的職涯挑戰!

科技業 Senior 的資歷,我更有本錢轉職

即便在科技業已經升上 Senior 的職位,John 在考量轉職之際,並沒有抱持「忍痛放棄高薪」的想法,而是期待自己帶著工程背景所訓練出的系統性思維、策略規劃、跨部門協作能力,進入一個「廣納多元背景、具成長潛力」的工作環境。

過去在科技業所累積的資歷,在 John 的眼中,不但不是轉職者須放棄的沉沒成本,反而讓他更有底氣跨出舒適圈,因為若真的不適合,回去科技業就好。

當時我不是想著『要進入一家金融公司的 MA Program』,而是想看看自己在組織創新、策略規劃的能力如何被運用,因此我沒有投國泰金控 GMA 以外的任何一個儲備幹部計畫。

對轉職目標不設限,John 更能專注於職缺本身能夠給予的發揮空間,以及可以培養的核心能力。「看到國泰 GMA 計畫時,我對於輪調的規劃很認同,而且在金控層級的儲備幹部可以看到子公司的業務,獲得的成長、視野都更大。」

看上國泰金控為期兩年半的 GMA 輪調培訓計畫,將分別於國泰世華銀行、國泰人壽各培訓一年,再至國泰金控輪調半年,職務涵蓋個金、法金、海外業務、壽險、其他子公司的營運整合,讓門外漢的 John 透過紮實訓練,也能順利跨入金融業。

這些科技業的核心能力,金融業也適用

我在科技業的時候,公司開始做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創新,挑選了一批種子員工,共同開發智能產品、智能家電,我剛好是其中的一員。

帶著工程師的專業加入創新團隊,John 在科技業便開始累積研究使用者需求、服務設計、銷售,同時須考量創新的想法於工程、技術端的可行性,以提出完整策略規劃的經驗。

他說,工程背景加上科技業創新團隊的工作,他已經習慣由系統性思維出發,具備在面對跨部門的議題時,從模糊的方向架構出解決方案的能力。而這些核心能力,也是快速輪調於多個策略企劃單位,與跨子公司的團隊共同推動集團重要專案的 GMA 所不可或缺的能力。 

輪調期間就能參與專案、當負責人?國泰 GMA 的實戰培訓

我輪調的第一年在國泰人壽,加入過數位發展部、轉型辦公室兩個單位。第二年到了國泰世華銀行國際管理部,接著因組織任務需要,輪調至國泰金控數數發中心,在完成金控輪調的最後三個月擔任戰情室團隊負責人。兩年半輪調的最後一站,我回到國泰世華銀行,加入數位銀行部的 CUBE 卡團隊

順利申請上國泰金控 GMA,展開半年一調、總計兩年半的輪調歷程,John 的第一站在國泰人壽數位發展部,擔任網路投保團隊的 PM,負責網路投保功能與服務流程優化的開發規劃,讓客戶在網站上就能完成投保,更貼近生活場景。

John 說,這項任務的挑戰在於金融業受到嚴格的法規監管,專案規劃需考量的條件非常複雜,也必須與法務、風管、資安等單位大量溝通,他因此紮下壽險業審查、法規的深刻認識。

我們現在各個子公司都有推動數位轉型的轉型辦公室,與戰情室共同合作。

輪調的第二站,他加入國泰人壽轉型辦公室,與國泰金控數位數據暨科技發展中心(簡稱「數數發中心」)的科技創新小組對接,嘗試將國外新創公司的技術、加速器資源導入國泰人壽,發想並規劃如線上視訊銷售等創新應用提案,同時協助數位保險戰情室,以敏捷工作法進行更有效的團隊運作。

結束在人壽的輪調歷練後,John 來到國泰世華銀行的國際管理部,學習管理海外分行與子行,協助規劃分行的年度業務與外派人才制度。再至國泰金控數數發中心的「國泰優惠 App 團隊」,主導集團點數使用的優化方案,提供客戶於網購及其他服務等更多元的兑點選擇。John 更在數數發中心輪調期間的最後三個月,接下戰情室團隊負責人一職,帶領跨子公司的 14 人團隊。

而兩年半輪調的最後一站,John 加入國泰世華銀行數位銀行部的 CUBE 卡團隊,除了銜接國泰優惠 App 的優化經驗,進一步規劃高端客戶點數體驗,更負責與行內其他金融商品合作。經歷五個策略單位、專案與戰情室的訓練後,他認為輪調最大的挑戰在於「到每一個單位,都會有比你的 Domain know-how 更強的同事,但你必須以快速學習的能力、良好的溝通方式,向同事、主管提出可能的優化方向。」 

GMA 計畫畢業了,然後呢?

我在選擇落地單位時的主要考量有兩個,第一是要有持續應用新技術來創造、改變商業模式的機會,第二是能持續參與集團內跨公司的整合策略規劃。最後落地在金控的轉型辦公室,是因為轉型辦公室的跨子公司合作比較多。

國泰金控 GMA 計畫在結束兩年半的輪調培訓之時,會由部門主管、人資與 GMA 成員針對集團子公司的部門職缺、專案計畫與未來規劃做充分的討論,最終依據個人意願、能力特質,與集團需求相媒合,決定落地單位。

由於對數據應用、數位轉型有一定程度的能力與興趣,John 選擇國泰金控數位轉型辦公室作為落地單位,目標是推動金控層級、跨子公司合作的數位轉型專案。而得以持續運用新的科技與技術、經手跨子公司的策略規劃也完美回應了他最初申請 GMA 計畫的初心。

我落地後經手的專案都是橫跨不同子公司的業務範疇,以數據、科技的力量找出可能的創新商業模式,甚至還能擴及金融業以外的業務。

John 說,GMA 落地後承接的專案不但能橫向串聯三家以上的子公司,從集團制高點進行整合性的策略規劃,甚至能由金控、銀行、人壽,拓展至國泰霖園集團的其他版圖,真正能夠感受到自己經過多角化訓練後所能產生的影響力,而這也是僅將臺灣視為海外分支的外商 MA 計畫難以提供的發揮空間。

想獲得 GMA 光環,最好要有這些本事!

不管是輪調或落地,到了每個部門,同事、主管都知道你是 GMA,放大檢視你的表現是肯定會發生的情況,但是想要有 GMA 的光環,前提是你必須承受這些壓力。

通過 GMA 輪調培訓的考驗,並順利落地,John 認為由於 GMA 計畫是集團投入重度資源與專注的人才培育計畫,既然要頂著 GMA 的光環,也比一般管道入職的同事更有機會承接重要專案,就要做足克服高壓、於短期內拿出績效以回應主管期待的心理準備。

並且,GMA 計畫並沒有設計所謂的淘汰制度,倘若培訓一段時間後,發覺自己不適合跨域輪調的養成制度,而是更喜歡專注於某個特定領域或業務,如風險評估、財務分析等等,可以透過 HR 協助轉任到更合適的單位,以發揮所長。

一般新鮮人剛進公司,向上呈報、專案都比較不會交給新人,但是 GMA 就是要扛這樣的任務,有高曝光度,也有高壓、高成長。

他說,關鍵在於 GMA 必須花費足夠的心力去了解各部門較為深入的實務環節,避免規劃出「打高空」的策略,倘若策略聽起來「高大上」,但落地可行性較低,同事就看不到你的價值。而初入部門時,儘管第一時間提出的想法無法非常完善,但必須同時告知同仁你所考量到的各個面向,傳達「我有基礎認知,不是在自己畫大餅」的印象。

入職一段時間後,高階主管會期待看見 GMA 的顯著成長,諸如橫向協作、策略擴散、跨領域團隊的領導、如何確實取得專案資源⋯⋯,這些就是 GMA 該自己下的工夫!  

抱著謙卑的心,才能把 GMA 這條路走得長久

很多人以為 GMA 是天之驕子,事實上儲備幹部比一般同事高一階只是新鮮人的美好幻想,不要覺得 GMA 就是要來部門做最有亮點的事! 

John 認為,GMA 是跨產業整合、策略規劃為導向的一個職位,必須在廣泛且模糊的議題中找出方向,但許多同事在各自部門的專業都比 GMA 更為精深,要想提出真正能落地的方案,更要以謙卑的態度向同事請益、學習。除了 GMA 肩負的重點專案,日常的部門維運、基礎事務也要做好。

我感受到的國泰企業文化是,每個人不只做好自己的事,也願意為彼此多想一步,不斷開啟新的對話。

頂著科技業的資深經歷轉職,如今的 John 已經在國泰金控轉型辦公室擔任副理, 將數據、前沿科技更細膩地應用於解構客戶的需求,並活用軟體開發而來的「敏捷式開發」拆解目標,更靈活地與客戶創造新的互動。他以自身的經驗證明,轉職與跨域整合的核心概念極為接近,就是勇敢地用陌生、模糊、複雜的命題來挑戰自己!

深入了解 GMA 計畫

國泰金控 GMA 計畫申請中,2022/3/20 截止收件。

受訪者簡介

黃淳廷 John,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Global/Group Management Associate)成員之一。畢業自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國立臺灣科技大學醫學工程研究所,先後於緯創資通、仁寶電腦擔任消費暨智能產品高級工程師、Consumer & Mkt Intelligence-Senior researcher。從科技業轉職金融業,目前已從 GMA 計畫畢業,落地於國泰金控轉型辦公室。

作者 Bella Huang

主修中國哲學,終其一生都在追尋人生而在世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