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系迷思 /學測申請 /志願選填 /考試衝刺 /108課綱 /大學生必修 /高職升學 /求職準備 /人物故事 /海外留學 /IOH 實習 /

從 CIP 到 GMA :國泰金控邀請跨域通才,發揮創新思維,躋身金融策略家

想要了解金融業的運作模式,國泰集團的 CIP 暑期實習計畫是許多學生的首選;在參與 CIP 計畫後,這些不同領域的人才為何進而申請國泰 GMA 計畫?究竟國泰提供哪些資源與輔導,吸引有志金融業的策略菁英進入 GMA?
2023-03-02

CIP 實習,我看見的國泰價值

我想要了解:在其他領域中,我所學的知識能夠發揮什麼成效?

正在國泰人壽數位發展部輪調的吳姍珊,顛覆 MA 須具備「商管」背景的迷思。她畢業於成大交管所,專業是運輸科技,CIP 時期於國泰產險的車險企劃部實習,主要研究與電動機車品牌商業合作的可行性。

國泰集團的企業資源提升實習生的視野,擴大學生對於專案格局、業務內容的想像,這點正是姍珊覺得即便非金融出身,仍可以盡興發揮策略專長的國泰特色。姍珊在車險企劃部實習期間,她的導師就曾經提醒:「做專案規劃時,可以將它拉高至集團與集團之間的資源去思考。」

那時候我對職涯規劃並不明確,而刪除法也是一種選擇。藉由接觸不同產業、職能,了解哪個選擇最適合自己!

就讀中興企管碩班才加入 CIP的徐梓芯提及,CIP 由金控發動人壽、銀行、產險、證券共同招募,相對具規模且模組化,期待培養跨域的金融人才,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實習計畫;計畫當中亦規劃許多跨公司同儕團建活動,適合想要多面向了解金融業的她。

當時的梓芯在國泰世華銀行的企金企劃部擔任實習生,負責產業聚落開發及綠色通道的提案,「國泰對創新的包容度相當高,也非常願意給新人資源與舞台,這是實習過程中最令人驚豔的收穫。」

暑假實習的關鍵在於:能否短時間拓展最大的視野?而我認為 CIP 可以讓我看到最多。

出身政大財管所的蘇鈺婷,聽聞曾經參與 CIP 的朋友說道,實習生有許多機會近距離與高階主管、部門主管及同仁共事。初升碩班的她,前往國泰人壽放款企劃部實習,體驗放款鑑價、放款產品設計與不動產投資和管理等業務內容,最後由部門主管與 MA 學姊帶領,完成新型放款產品的設計建議。

當時的三位實習生,處於深耕臺灣的悠久企業;但是,不論實習單位的氛圍,或是集團為實習生準備的交流活動等,CIP 計畫都讓她們感受到活力!

GMA 是最佳職涯起點!2.5 年跨集團輪調 5 單位

結束 CIP 實習重回校園後,鈺婷仍繼續探索不同類型的公司,橫跨外商、半政府機關等。她認為國泰集團的資源豐富、子公司類型多元,不必擔心工作一成不變,故而申請 GMA 儲備幹部計畫,選擇再次進入國泰。

GMA 是行之有年的人才培訓計畫,儲備幹部將利用 2.5 年至國泰集團轄下的金控、人壽、銀行、產險、證券等部門,參與跨公司、跨領域的輪調培育計畫與大型專案。國泰金打造雙軌培訓機制,除了在實習單位參與部門實務運作,實習生都必須由專屬導師帶領負責一項專案任務,提前熟悉企業,接軌實務,找出自身的職涯方向。同時,每位 GMA 都會搭配一名高階主管導師,並定時與人資討論輪調狀況;GMA 既是創新的徵才與育才模式,更替有志進軍金融業的策略規劃人才,提供良好的職涯想像與輔導管道。 

部分金融 MA 計畫趨向徵召特定領域的專才;相對來說,我沒有很明確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或許在不同單位、公司或領域嘗試後,才知道喜歡不喜歡,而這正是 GMA 最吸引我的。

曾就職中小型企業與新創公司的姍珊,不只注意到國泰集團能夠為 GMA 提供的資源與環境,她認為GMA 跨公司輪調計畫,正是探索職涯的最佳發展地基。

我選擇 GMA 的原因很明確:因為對『幕僚』相當憧憬;藉國泰豐沛的舞台,可以盡情探索、強化,並提升管理幕僚所需職能。

大學涉略營運管理,並於碩班期間廣泛接觸金融業、會計師服務業,甚至跨足生技產業的梓芯,因為特助的工作經驗觸及策略幕僚的工作職能,更加確立未來的職涯發展,進而申請GMA。她說:「GMA 就是為養成『策略規劃』人才而生的。」

數位轉型與跨域合作,打造創新金融的服務與體驗

從 CIP 至 GMA 的歷程走來,國泰不斷地想方設法,讓組織走得更快更靈活,最有感的改變就體現在每一個專業板塊的『數位轉型』。

梓芯輪調的第一站是國泰世華銀行企金企劃部,負責法金「 TMU 商品的端到端流程優化」,主導跨三單位的專案,從梳理產品流程、建立案件的分流制度、拉齊審案標準,到建置自動化系統、優化案件申請效率和品質控管,藉拉高交易量,進而提升法金TMU產品的市占等。之後,她輪調至國泰世華銀行的綜合企劃部,負責建立「分行行長的業務管理工具」,串連不同轉型戰情室的專案內容,幫助分行行長提升管理效能,以提升全臺165 間分行的經營效率及獲利表現,並協助財管 2.0 轉型的推進。

梓芯分析,數位發展並未侷限哪個產業或領域。在國泰的各個專業板塊下,隨處可見數位發展的影子,不論是法金商品自動化的系統建置,或是通路端分行行長業務管理系統的孵化,都屬於數位轉型的範疇。

 數據是蠻重要的技能,無論是交通或其他應用領域。

在成大交管所,姍珊主要研究駕駛安全行為的大數據分析,輪調首站為國泰產險數據科技發展部-CarTech 數據車戰情室,研究如何應用車輛數據,設計更為彈性與靈活的創新保險商品與服務;第二站則是來到國泰人壽數位發展部的網路投保團隊,研擬透過多元數據應用,發展創新客戶經營模式與保險生態圈策略。

GMA 每次輪調就有換一次工作的感覺,我很好奇:在這個好像新創公司的單位裡怎麼做事?我有辦法與資訊同仁溝通嗎?

已經結束 GMA 輪調的鈺婷,輪調過程廣泛接觸數位平台等業務;第三關輪調單位為國泰金控數位數據暨科技發展中心(簡稱數數發中心),主責協助國泰各子公司的數位與數據發展。「數數發中心就像是國泰集團裡的『新創公司』。」與一般認知的金融部門不同,這裡集合了兼具新創思維與數據能力的企劃人員與資訊工程師,帶給鈺婷深刻的體會。她謙稱自己並非數據或數位能力特強,GMA 吃重的反而是企劃能力,透過瞭解國泰集團各個產業的 know how 與客戶需求,整併資源同時規劃未來集團各子公司的數位化藍圖。

輪調的挑戰:如何快速解決單位痛點?  

身為 GMA 的好處是,即便待過數數發負責數位平台,我來銀行還是有很多機會接觸各式產品/實體通路的部門,知道許多客戶依舊是藉由分行、理專經營出來的。

即便體認數位轉型已是大勢所趨,鈺婷提及輪調最大收穫在於「換位思考」。GMA 之所以必須跨公司、跨部門輪調,在於廣泛知悉各個本位的業務,再扛起跨域企劃與協調的工作。

我梳理每個單位同仁的工作痛點,並且思考如何解決;同時使用量化指標來說明優化的效益,藉此說服比我更資深的同仁。

輪調特性與策略規劃角色,難免讓 GMA 在集團當中的位置顯得特立;尤其作為儲備幹部,必須與不同職級的資深前輩共事,挑戰性頗高,卻可以創造陡峭的成長曲線。透過快速了解輪調單位的專業知識,提供創新的策略思維,梓芯認為:「GMA 與資深專業團隊,除了跨域視野的養成,更有協作互補的關係。」

通才,同樣是一種專業選擇

快速輪調的特質,是否無法專擅於某一個領域,或實際陪伴一個專案從策略到落地呢?正處輪調當中的姍珊提及,「人資考量每一關輪調單位時,都會安排 GMA 盡可能參與專案各個階段;若是上一關負責的專案處於規劃前期,下一關負責的專案將可能是中後期的落地運作。」

輪調並非希望 GMA 可以比原本單位的資深同仁更專業;而是希望可以培養跨域人才,進行跨域溝通。

梓芯指出 GMA 的培訓目標即是跨域通才;姍珊則說:「或許以專才為目標的職位可以完整地走完一個『專案』;但 GMA 則是提供可以完整地輪調一個『集團』的機會。」

大概輪調到第四、五關,我才真正感受所謂『企劃能力』、『敏捷力』也是一種專業。

回首整趟輪調歷程,鈺婷坦言:前兩關輪調階段,看著過去的同儕都在單一領域鑽研,她不免擔心自己選擇的通才道路。輪調第五關於國泰世華銀行綜合企劃部,她參與國際大型併購案評估,擔任與財務顧問、法律顧問及內部所有評估窗口溝通的執行秘書,整合最終的投資建議。她體會到其實不是所有金融從業人員,都能快速理解不同領域的想法,或者進行跨領域整合。

這些轉換不同細節內容並加以整合的能力,其實也是一種實力,是因為我在那麼多地方輪調與經歷才學得會。

結束輪調後,鈺婷選擇國泰世華銀行的綜合企劃部作為落地單位。「我希望再多累積一些專業知識,了解各個板塊的金融專業知識。」回顧 GMA 歷程,她不諱言挑戰性高;但是如果沒有嘗試就放棄,她或許會更加懊惱,「GMA 正適合喜歡挑戰、不怯戰的人!」

深入了解 GMA 計畫

國泰金控 GMA 計畫申請中,2024/4/1 截止收件。

受訪者簡介

蘇鈺婷,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第五屆成員,落地於國泰世華銀行綜合企劃部,通過戰情室的運作,協助推動分行營業廳轉型。曾參加 CIP 於國泰人壽放款部暑期實習。

吳姍珊,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第八屆成員,現正輪調中。第一關於國泰產險數據科技發展部,推動數據車商品及服務模式創新孵化;第二關的輪調單位為國泰人壽數位發展部網路投保團隊。曾參加 CIP 於國泰產險車險企劃部暑期實習。

徐梓芯,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第八屆成員,現正輪調中。第一關於國泰世華銀行企金企劃部主導 TMU 商品端到端流程優化、提案與啟動;第二關的輪調單位為國泰世華銀行綜合企劃部。曾參與CIP於國泰世華銀行企金企劃部暑期實習。

作者 IOH 編輯部

當我們說起故事,我們可以改變世界。IOH 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