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你的企圖心!沒有錢、沒有研究經驗的我是這樣拿到出國攻讀獸醫的機會

分享此講座

很多人覺得,能夠出國留學的人肯定是家庭財力雄厚,才能支持他們在海外的學費與生活支出。然而,朱珮華不一樣,她的家境絕對稱不上富裕,母親是在科學園區當勞力工作的技術員,更沒有在國外可以照應的親人,她甚至在大學時期都沒有過研究經驗,可是現在的她卻在全美首屈一指的獸醫研究所攻讀碩博士,而這一切故事的起點要從她的高中時代開始說起……

 

面對不公平的起點,我從來沒有過「放棄」的念頭

「大家好像都很篤定,知道自己念完大學後就會出國留學,因為他們的父母可能是清大、交大的教授,以前都在國外留學過,都已經幫小孩鋪好路了,都決定好了。」

珮華在新竹實中的同學們多半家境優渥,當時新竹實中還設有「父母親須是在清交大教書或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的入學規定,但珮華和大部分的同儕完全不同。

「我的父母都沒有大學畢業,我是家裡面第一個念大學念到畢業的人。」

她在同學身上發現留學這條路的選擇,內心是嚮往,也是衝擊:「以我的背景要出國,並不像大家想要出國那樣的容易。」

即便我一無所有,我擁有的是讓我闖蕩的青春。

在進入台大獸醫系就讀後,珮華一看到感興趣的機會,總是二話不說地衝第一去申請,這樣的積極主動,讓她獲選外交部青年大使,代表台大出訪非洲史瓦濟蘭,還有一次,她很想參加一場國際研討會,但身為大學生,一時難以湊出一萬多塊的報名費,於是她寫信給主辦方,毛遂自薦要當研討會接待人員,並隨信附上履歷,經過面談後,她爭取到了與會資格。

一般而言,外國研究所教授比較喜歡有研究經驗的申請者,但在申請資料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一個好的故事,讓教授看見你的優勢與獨特性。如果你沒有研究經驗,就從其他地方去講自己的故事,補強這個缺點。

大學五年下來,珮華足足修了 223 學分,足足比畢業門檻多了 20 多學分,她說:「學業上的成就,也代表部分人格特質。」她在系上的成績排名是 15%,再加上多元的修課紀錄,證明了她不只是會讀書,而是善於多元學習的人才。儘管珮華在大學沒有待過特定實驗室的研究經驗,但是大學活動經驗、課業表現都讓她有了更能展現「自己」的故事素材。在 2014 年,珮華拿到了德州農工大學獸醫碩士的入學機會,來到全新的環境學習,她內心也受到不小的文化震撼。(推薦閱讀-為何台灣的孩子無法獨立思考?留美 18 年的她一針見血道出差異

 

可怕的是比你厲害的人比你更拚

在德州農工大學的「生醫生理學」課堂上,同學人手一支遙控器,作為回答課程問題的工具,每次課前、課後,老師都會出一道題目,要求同學做答。

「你不一定要每次都答對,你有答錯的空間,但老師是鼓勵你,回答正確就可以拿到出席分數,下課提問則是檢驗你有沒有認真聽講。」

遙控器並不是嚴格準確的計分工具,但老師能藉此鼓勵同學要課前預習,才可能拿到出席分數,這讓珮華深深反思自己過往在台灣的學習方式:「坦白說,台灣大學生很少會在上課前就把課本念完,大家可能上課聽一聽,回家後也不見得會複習。」(推薦閱讀-我曾被「正確答案」綁架,直到在 UCLA 學會舉手發言

「你沒有上課前做筆記的習慣嗎?」

另一件讓珮華印象深刻的是,有次在上「普通病理學」課前,她看到朋友打開電腦 word 檔案,螢幕上密密麻麻全是字,她好奇詢問,朋友卻反問:「你沒有上課前做筆記的習慣嗎?」她當下一愣,心想筆記不是上課時一邊聽一邊抄嗎?進一步詢問才發現,這位同學在預習時,便把課本重點都先記錄了下來,上課時,再邊聽講邊修改筆記內容。「原來其他人是這樣念書的!」深受這位友人啟發,珮華也開始做課前筆記,大大提升自己的讀書效率。(推薦閱讀-方格式還是樹狀圖?找出自己的風格筆記術!

 

Seize the Moment 活在當下,做一個豐富的人

「我覺得時代已經改變了,不是像以前想的,留學生都過得簞瓢屢空,帶著一個大同電鍋到國外,房間裡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就只有苦讀做學術,也沒有交美國人朋友,自己埋著頭生活。」

好不容易到了國外,除了把握學校資源以外,學習好好過生活,也很重要。珮華在課餘時間學習繪畫,四處旅行,為自己安排許多活動,無論是從事人際社交、還是探索自我,珮華認為:「用心地體驗生活吧!去嘗試各種不同餐廳,認識不同的人,做各種不同的活動。外國人特別重視日常生活的對話,當別人問起你的週末行程時,你卻回答:『我都在家裡 K 書』,你會被誤解成是很 boring 的人。」(推薦閱讀-興趣使人發揮價值,柏克萊學姊的海外觀察

 

你刻意的謙虛,在美國社會裡代表的是「你的腦袋裡沒有東西」

機會不會平白送上門,你能不能抓住,端看你願意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回顧自己的申請過程,珮華指出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台灣學弟妹往往都不敢向學長姐請教留學問題,其原因不過是:「我跟那位學長姐又不熟,這樣占用對方時間,很不好意思」,可是從她實際的觀察是,只要你先準備好自己的履歷與資料,向對方簡單介紹自己,再提出自己的問題,大部分的學長姐都很樂意去協助學弟妹。在國外,大學生找校友 coffee chat,是很稀鬆平常的事,但在台灣,許多的人會覺得這樣的行為是踰矩,表現得「好像自己太想要什麼東西」。

「在美國社會,如果你用台灣那套--我都謙虛、安靜、不講話,他們會覺得是:『你沒意見、沒想法,你腦袋裡沒有東西,你也不想要這個東西』,因為你的態度就是:『沒關係啊,我都可以』,這在美國是行不通的。」

想要的東西就該主動去追求,默不作聲的結果只會讓自己與機會失之交臂。

 

Be Prepared, Be Proactive.

「關於美國學校的申請,有很多東西都沒有明文規定,講難聽點是--你要喬都可以喬得出來,至於你怎麼喬,用什麼方式去爭取出國留學的機會,就是要看你的積極程度。」

無論是申請留學或者其他計畫,很多評量標準其實沒有制式的規定,「有時候不一定是能力決定一切,當你跟別人能力差不多的時候,你表現得很積極、很想要,別人就會選你。」在海外留學的人群中,珮華雖然最沒有背景和資源,但她從不因此自我設限,反倒是更積極地把觸角拓展到各個可能的地方,用心耕耘自己,不放過任何人脈與機會:「Be prepared and be proactive. 因為你要先準備好,才能向別人證明自己是值得被幫助的!」

 

想聽更多珮華在德州農工大學的求學生活嗎?馬上來聽她完整的分享

想看更多 IOH 專欄文章?馬上瀏覽其他最新文章

欲知更多國內外大學生活、工作資訊?立馬按讚 IOH 粉絲專頁來掌握最新動態

 Written By 陳彥妏

 

 講者簡介

Candice Chu 朱珮華, 2013 年畢業於台灣大學獸醫系,現就讀於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獸醫病理生物學博士班,身為家中第一位大學畢業生,在缺乏美國身分、沒有額外經濟支持與研究經驗的情況下,依然懷抱出國留學的夢想,2014 年取得赴美念碩士的經費,後來獲得教育部留學獎學金,攻讀博士班。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