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學生必修 /校系迷思 /考試衝刺 /海外留學 /求職準備 /學測申請 /高職升學 /志願選填 /僑外來台求學 /主題策展 /

這三種人請別來 IOH 實習:怕挑戰、怕面對脆弱、不享受成長

如果要以三個詞代表我在 IOH 實習的日子,我想那會是:故事、夥伴、成長。一年下來歷經 9 場工作坊、13 場校園演講、接觸超過 3000 多位學生⋯⋯回想起來真的覺得「天啊!一年前的我怎麼可能想像得到我能做到這些?」
2019-05-16

嗨,我是思嘉,一個喜歡畫畫的女孩,雖然就讀於經濟系,但內心住著一個奇怪藝術家的靈魂。現正經營自己的插畫粉專,用畫畫的方式分享一個大學生的日常,因此在 IOH 常會逼大家叫我網紅插畫家。

開始了我與 IOH 的篇章

首先,故事之於我有一種強大的吸引力,不管是聽故事還是分享故事都是。當你聽著對方真情地訴說著他的故事,會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故事所傳遞的能量有多麼衝擊,而 IOH 的理念正是去蒐集各式各樣的故事,這點非常吸引我。

我一直是個不善於表達想法的人,這是一件重要的事,卻是我最不擅長的事。但我知道如果繼續逃避、選擇放著不管也不是辦法,於是想要好好挑戰自己,就這樣來到了 IOH。

一個人在訴說著他所熱愛的事物時,眼睛是會閃閃發光的

我在 IOH 的其中一個身分是擔任工作坊的 Helper,帶領來自各個領域、世界各地的講者說出屬於他們的故事,而在幫講者梳理人生經驗的過程中,也時常讓我反思自己的故事。

雖說平常喜歡跟人互動,但要在短時間內跟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深度交流,甚至讓他願意打開心房分享內心深處的故事,並沒有想像中容易。還記得第一次知道自己要帶講者的時候,我真的超級緊張,到處去問人第一次帶講者的經驗為何;而一轉眼,經過了一年,如今我已經帶了 9 場大學工作坊的講者,包含機電系、設計系、職安系⋯⋯,甚至還有一場輔導老師工作坊,幾個大學生就這樣帶著十幾個大人深入探討輔導課程,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真的太酷了!

印象很深刻的是一次在中教大的工作坊,我帶領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幼教系講者,她叫阿汎,是我的第一個僑生講者。對於僑生,雖然平常在學校偶爾會遇到,卻因為不了解,甚至是懶得花時間了解,而錯失了彼此。

在這次的工作坊中,每當看著阿汎說起跟小朋友互動的故事的神情,我第一次那麼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個人在訴說他所熱愛的事物時,眼睛是會閃閃發著光的。不用華麗浮誇的辭藻堆砌、不用澎湃轉折的情緒迭起,只要看著那樣的神情,就能真真實實地感受到故事所傳遞的能量原來這麼大。

除了對幼教的熱愛,還有阿汎隻身一人離鄉背井來台灣的那份勇氣。阿汎說:

「我盡量不去觸碰那些難過,因為我想成為一個快樂的人,難過是一天,快樂也是一天。」

其實我也完全不敢觸碰那些難過、那些痛苦,但聽著阿汎說著那些要一個人面對的痛苦,感受到她是如此勇敢,選擇帶著淚水向前邁進,如果是我的話好像無法做到。我才深深感受到,僑生們所面臨的那些未知、那些一個人面對陌生國家的時刻,真的是我們所難以想像的艱辛,那樣的真誠與勇敢深深打動了我。

(照片描述:阿汎送我的明信片,而阿汎手上拿的是我送她的畫像)

要深入了解一個人,勢必要花很多心力、下很多工夫,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很期待每次講者的到來。因為就算工作繁重,但每次都是重新面對全新的人事物,我想這也是在 IOH 工作所特有的驚喜禮物吧!

原來在做這些事的時候,真的會默默地在一些人的心裡起了某些影響

我在 IOH 的另外一個身分就是擔任校園大使,全臺跑透透,到各個高中、高職演講,分享 IOH 和自己的故事。

原本一直是個對教育蠻冷感的人,但每次看到台下的高中生,也回想曾經坐在台下的自己,想起那種對未來的茫然和不知所措,很希望自己真的能幫上點什麼忙。當然還是有講得不盡理想的時候,有次因為演講時間不夠,但還有很多東西都想傳達給學生們,導致語速和時間沒有掌握好;那次結束後真的很自責,但印象很深刻的是,執行長超哥對我說:

「其實我並不擔心你們 fail,只要有好好去做了就好。」

因為超哥的這句話,讓我從自責中趕快振作起來,好好準備下一場演講。如今再回頭看,我反而很感謝那次的經驗,讓我往後在發生突發狀況時,更能掌握好自己的步調。

對他們來說,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了,更不用說什麼探索、夢想了

走訪臺灣各個角落,會發現部分學校的學生真的沒什麼機會接觸外界資源,因此除了「這真是我聽過最感動的講座」、「謝謝你給了我繼續追夢的勇氣」之類的回饋,深刻印在我腦海裡的是,一次我去臺東縣一所高職的演講。這所高職位在距離臺東市區約兩個小時火車車程的一個小鄉鎮,從臺北前往大概要花上五個小時,就讀於此的學生多數屬於經濟、學習上的弱勢者,資源比較匱乏。

演講結束後,我到火車站附近的便當店吃飯時,發現那家店的送貨員居然是剛剛來聽講的同學之一。我才發現,同學們一放學後就必須要來幫家裡送貨,支撐經濟。

對這些學生來說,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了,哪有多餘的時間去準備我方才演講提到的備審面試資料,更不用說什麼探索、夢想了!當下我的心情很沉重,雖然大概知道學校的狀況、也知道社會上有這些孩子,但真的只有在直接接觸到他們、親眼目睹這些情況之後,才感受到那種我從未理解過的無奈與辛苦。

我這才發現,我們平常前往的那些學校,同學給的反應很熱烈、回饋也很好,帶給我們不小的成就感,但那些都是我們的舒適圈。城市裡的學生平常就有辦法獲得升學資源和管道,只是沒有足夠的動力去探索;但眼前這群孩子的生活,是真的得不到學習資源。

雖然我不知道這場演講或是 IOH,到底可不可以為他們帶來些許不同,而這群孩子比起都市裡的孩子,可能是我們難以接觸、或難以接受我們的人,但他們可能更需要這些資訊。

如果能藉此帶給他們選擇未來時不一樣的角度,那也值得了

另一次在高雄的一所高職演講結束後,我收到一封寫得好長好長的信,那名學生寫道: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沒了自己的目標和夢想,覺得每天都在為了追求更高的分數而努力,到最後都忘了自己要的是什麼。感覺我好像一開始錯了,現在要改也很難了,到底要怎樣才能改變自己的人生?」

收到信時,我思考的是——這個孩子是不是在向我求救?我好想幫他,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幫比較好,於是我向同為高職出身的朋友們求助,而他們也很熱心地給予好多的建議與鼓勵,這些都是我一個人無法做到的。那時候真的覺得,身邊其實有很多願意為這個社會付出的人,就像 IOH 一樣,或許在做這些事時,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為世界帶來些改變,但事實上,這些行為真的可以在一些人的心裡起了某些影響;就算只有一個也沒關係,如果真的能藉由這樣的機會,帶給他們不一樣的視角,那也就值得了。

這群一起成長的夥伴,大概是我一輩子最珍惜最珍貴的寶物

而在 IOH 的這段日子,最重要的大概就是這群一起成長的夥伴了吧!從集訓、工作坊,到校園演講,這些接踵而來的挑戰,過程總是走得跌跌撞撞,但或許就是因為有這些艱辛,我們的感情才會這麼緊密。

還記得剛實習不久時,我總是怎麼做都做不好,聽完主管給我的 feedback,茫然失落到整個人愈來愈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樣子了,但那時一位實習夥伴給了我一段話:

「無論有沒有改變,我一直都是自己的樣子;唯有從不厭棄自己的模樣,才可以變成更美好的自己。我們其實都該理直氣壯地做自己。但願往後的日子裡,每當有人跟你說『你變了』,你都能坦然驕傲地對別人還有自己說出『我沒變』,或是大聲地說出『是的,我變得更加美好了。』

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段話當下給予了我多大的能量與勇氣,不僅讓我再重新振作,也一直支撐我走到了現在。

雖然在實習的過程中常遭遇許多挫折,但在 IOH,不管內心墜落到多深,總是會被身邊的人溫柔地接住;就算迷惘,夥伴們也會站在我身旁跟我一起迷惘,一起找尋方向,再一起向前。這是在一般實習、組織中不曾有過的革命情感,也將是我一輩子最珍惜、最珍貴的寶物。

一個人面對這些,或許會很累、壓力很大;但大家一起扛,擔子就不重了。

面對自己的脆弱,不斷挑戰自己

在 IOH 的實習,對我來說是個不斷挑戰自己的過程,不管是在工作坊帶講者,還是去校園演講,每次都是重新面對新的人事物,每次都是全新的挑戰。

雖然需要常常面對自己的脆弱,要堅強起來對抗困難和挫折,但在真的跨出去心中的坎、真的完成目標之後,才會有這些以往想像不到的成長和收穫。像是我現在能夠自然地提出許多深度的問題,或是聽到別人跟我說,明顯感覺到我變得成熟,變得很不一樣了。

這一年下來的 9 場工作坊、13 場校園演講、接觸超過 3000 多位學生⋯⋯,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覺得「天啊!一年前的我怎麼可能想像得到我居然能做到這些!」但是我真的做到了,在真真切切感受到這些化學變化時,那種真實的感動讓我覺得「啊!真好,原來這就是成長的感覺。」

最後,想跟想來 IOH 實習的人說:

老實說 IOH 的實習真的很累很辛苦,如果你怕累怕辛苦,真的不要來;但如果你是熱愛接受挑戰的人,那你就會覺得這樣的成長非常爽快!那就一起來感受這樣的爽感吧!

作者 陳思嘉

核稿編輯 黃詩涵

主修中國哲學,終其一生都在追尋人生而在世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