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博士專訪:從創新的奇點,反思台灣的未來(下)

分享此講座

[05] 奇點大學兒-寶博士-cover2

什麼才是 “improve”?小說漫畫中的壞人、怪物不也都認為他們在 “improve the world” 嗎?

在奇點大學,“Improve the lives of a billion people” 是學員們被要求思考的問題,但究竟什麼是 ”Improve”?你可以籠統的說: ”It’s better than yesterday.”,又或者你認同未來學家雷‧克茲威爾(Raymond Kurzweil)的說法:「進步就是追求馬斯洛層次中的自我價值實踐」?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個問題我們或許窮盡一生都無法得到答案,所以在本次專訪中,IOH 團隊與寶博士討論了這些問題,希望透過訪談將奇點思維帶給我們。(推薦專欄-寶博士專訪:從創新的奇點,反思台灣的未來(上)

機器人搶走人類工作,人們該怎麼辦?

這次 Job loss 的程度會比工業革命時代時還要嚴重…其實很多先進國家的政府已經開始偷偷在做準備了,因為這件事情處理得不好,它就是動搖國本!

我們在奇點大學時曾和哈佛大學的經濟教授理查.弗里曼(Richard B. Freeman)通了非常有趣的信,他很明確地告訴我們,在他的觀察研究、數據中,這次 Job loss 的程度會比工業革命時代時還要嚴重,當時因為有工廠,務農的人可以放下鋤頭變成工廠裡的工人,但他說那樣子的回補情況,在這一次的變化當中很可能會少的非常多,所以他也非常擔憂。其實很多先進國家的政府已經開始偷偷在做準備了,因為這件事情處理得不好,它就是動搖國本!當大家大量的失去工作,你可以想像失業率超過 15%,一天到晚都有工人因為沒有工作、沒有退休金出來抗議、物價上漲,而所有財富又集中在金字塔頂端 0.01% 時,大家會進入一個高壓力的生存狀態,天天都有勞工上街頭,天天都有人失去住的地方。而這件事情在未來 10 到 15 年或 20 年可能會變得很嚴重,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在那個時候才開始處理這個問題。(推薦講座-寶博士前進奇點,找尋台灣機會與未來的取經之旅

知道是所有事情的開始

「學問」這個東西,為什麼是「學問」?就是真正學會一件事情是你要學會怎麼去問,可是我們台灣教育是學「答」。

我只能透過這些講座,讓越來越多得人去意識到這個問題,先知道才會有討論,有討論才會促進我們的國家政府或是有權力的人做改變,我覺得這才是我們可以做到的事情,也是我目前想到能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更好的方法,但知道至少是個開始,我們才有機會改變。我覺得現在討論這件事情的人還是太少,整個社會體制、教育體制中有些人想改變,但整個大環境沒有那麼想改變,因為改變是痛苦的,可是你真的仔細去思考現代的教育,你會發現是真的很不適合未來的。像我之前常講的「學問」這個東西,為什麼是「學問」?就是真正學會一件事情是你要學會怎麼去問,可是我們台灣教育是學「答」。

培養自己的品味

如果我們不論是小孩或是大人,沒有辦法分辨這個東西的好壞,這個世界就會變得分不出好壞,那這件事情會徹底的影響一個國家發展。

你現在如果問學生說你覺得 iPhone 為什麼這麼搶手?我不覺得你會得到很完好的答案,大家沒有辦法告訴你為什麼它是哪裡好用,如果我們不論是小孩或是大人,沒有辦法分辨這個東西的好壞,這個世界就會變得分不出好壞,那這件事情會徹底地影響一個國家發展,因為大家根本分不出來一個好的城市是什麼,一個壞的城市是什麼?一個好的政治人物是什麼,一個壞的政治人物是什麼?你自己的人生是好的、還是壞的你都沒有感覺,當然你也可以說所有的好壞是相對的,但我還是深信美或許沒有絕對,但應該會有一個相對的好。而你可以不認同這個相對好,但你必須有自己獨立思考的過程,了解別人的想法,知道你為什麼跟別人不一樣。這就是你的品味,是你個人的價值觀和感受力,當整體社會都有一個好的品味時,這個社會自然就會前往一個越來越好的狀態。(推薦專欄-寶博士:在奇點大學,射月不是夢!

找回身為人的價值

如果科技不是帶領人類前進,找到更多自身價值的意義或發覺探索的話,那其實也沒有意義啊!

科技反證了人的價值,而人的價值也推進了科技的發展。科技和人文有點脣齒相依的感覺,並不是獨立存在或是互相對抗。所以我常聽到有人在說:奇點大學或者是我現在在提倡的東西都是很科技的東西。但其實不是,科技是映照人本或人文的一面鏡子,它是一個工具、一個方法。如果科技不是帶領人類前進,找到更多自身價值的意義或發覺探索的話,那其實也沒有意義啊!我猜有更多哲學家在討論這個事情,那我的感覺是人類本來就有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前進的本能,然後科技本身觸發協同的這件事情。科技的大躍進會讓人回過頭來追尋自己的價值,當人工智慧可以畫畫、解答問題、創造問題,他們可以做任何事情時,那人必須要趕快回到自己。

找到自己的才能和興趣

就像楊德昌的電影《一一》中不斷拍別人背面的小男孩一樣,因為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想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見的東西,我想這樣天天都會很好玩。

我覺得我的才能是我可以很快的學會一件事情,然後我可以從新的環境裡面去發掘出一些值得學習或值得分享的事情。我小時候發現我有一個能力,我看一部漫畫,我可以把我喜歡的角色畫的一模一樣,我很會觀察出要畫得跟他差不多的話,有什麼細節需要注意或者是他的風格是什麼,所以我可以從一個很側面的角度,用一個抽離的狀態去把它描繪出來。我覺得這跟我後來的發展很像,當我進入一個領域,需要學一些新的東西時,我只要看一看別人怎麼弄,我就很會弄得跟他差不多,這就是我的才能。那我的興趣就是我很喜歡告訴大家一些沒有被發現到的東西,很喜歡把一些新事物告訴大家,就像楊德昌的電影《一一》中不斷拍別人背面的小男孩一樣,因為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想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見的東西,我想這樣天天都會很好玩。剛好我很幸運才能和興趣是相輔的。那如果才能和興趣差很多的話,那很簡單,就是把他們分開啊,以你的才能為工作,享受你的興趣。

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想永遠保留版本更新的權利跟自由。講好聽一點,我希望保有能力、時間跟精神繼續做我現在在做的事情。

目前我覺得不是完整版,我想永遠保留版本更新的權利跟自由。講好聽一點,我希望保有能力、時間跟精神繼續做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透過身體的碰撞得到一些感受,讓更多人可以得到他們身體碰撞的動能或者是參考依據這樣子。講難聽一點,應該就還是會想要有一些影響或改變這個社會或世界的能力吧!我十年前的版本和現在的版本不一樣,我現在的版本是盡可能地留下一些什麼東西,這個東西不一定是要很風光的、很成功的或是很失敗的,總之就是一個什麼,就一顆牙齒也好,或者是我做了一件什麼事情很失敗,到時候進墳墓之後大家都吐口水,但是最後就有一個成語被創造出來,大意就是說不要像他那樣,這樣也可以!這牽涉到很多生命的價值觀,因為很多人覺得說死了就是結束了,所以進墳墓之後別人給你吐口水或者是送鮮花有什麼差別,反正你也感覺不到,而且至少屬於你的這個世界就關機了,但是我比較想要天真的相信生命還會延續,所以至少我現在的版本是想要成為一個留下一些什麼的人,不論好壞。

Written by 林毓庭 and 朱玉軒

講者介紹

Ju-Chun Ko 葛如鈞Ju-Chun Ko

2014年自 Google 與 NASA 贊助、號稱「全球最聰明大學」的奇點大學夏季課程畢業。曾擔任 SLP 全球創業家網路臺北分部年度執行長、 Linkwish Inc 公司共同創辦人暨前任執行長,推出包括摩斯漢堡訂餐應用程式「MOS ORDER」等多款熱門 APP。Memora Inc 穿戴式人工智慧相機公司共同創辦人,著有《放膽射月!全球最聰明大學「奇點」教我的事》

寶博士專訪:從創新的奇點,反思台灣的未來(上)

【 IOH x AIC 系列講座】影響十億人的大學,首位進入 Google 未來學院的臺灣人 美國奇點大學首位臺灣學員寶博士經驗分享

更多國外求學經驗分享

分享此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