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志願選填 /高職升學 /考試衝刺 /校系迷思 /大學生必修 /海外留學 /求職準備 /僑外來台求學 /主題策展 /學測申請 /

他從工程跨足金融,成為國泰金控 GMA ,用數據驅動集團人資轉型

一般人對金融業工作的想像是僵化、一成不變的,但 Linus 發現數位變革下,可以玩、可以翻轉的空間,以及擔任轉型推手的機會,實際上是越來越多。
2020-03-11

「工科畢業後讀碩士班、去台積電,那些所謂比較『有前景』的工作,內容和目標卻常是被規劃好的。」大學畢業於清大材料系的王建勛 Linus 說,當初不願接受被安排好的工程師之路,才開始去外系修課、實習、參加競賽,進而認識了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深受其跨集團廣度的專案、彈性的輪調安排所吸引,Linus 果斷決定申請此計畫,向金融業各式各樣的陌生問題下戰帖。

如今,剛完成GMA 兩年半輪調的他,已領導著國泰金控的人才分析小組,將數據分析應用於集團人力資源的數位轉型。

其他人海投 MA 計畫時,我只投這一間

和國泰結下的緣分,得從他求學時參與的國泰 CIP 暑期實習計畫說起。當時 Linus 進入銀行交易室,負責研究中東新興市場,產出前端 Sales 參考的行銷說帖,同時與其他實習生跨組合作數位應用專案。

「我不是來打雜的,寫出來的東西,真的是公司需要、而且可以被拿去前端執行的。」

Linus 十分驚訝,連實習生都能對公司有所影響。「當時同組的 12 位實習夥伴中,有 7 位在畢業後進入國泰,持續是我在職涯路上的戰友們。」

此後,他報名國泰與台大合辦的數據分析黑客松,再次感受到國泰對數位轉型投注資源的誠意,進而在服役期間,努力拿榮譽假專心申請國泰金控 GMA 計畫。從丟履歷、線上測驗、中英文團體面試、個人面談、情境模擬個案討論到主管面談,Linus 憑著明確意志一路過關斬將。但最艱難的挑戰,在獲選後才要開始。(同場加映—申請的策略是什麼?實際工作與期待的差異?GMA 學姊直播回答犀利提問

享受充滿新鮮感的輪調工作,也要面對「空降」的難題

輪調期間,Linus參與過雲端環境導入、子公司業務診斷、業務員管理分析等專案,也曾赴越南研究數位服務流程。「老實說,我一開始的輪調路線到最後,只有一站和最早規劃的輪調部門相同。一路上,HR 會針對你的求學背景、特質、能力發展狀況,適時適才適所地安排機會給你。」雖然深受公司重視,卻並不代表 GMA 進入團隊後,只要提出意見,別人就會買單。

「我記得有一次,花了好幾個禮拜整理通路、客戶資料,拿著報告去跟主管討論,結果直接被對方慘電:怎麼會這樣看?你想表達什麼?有沒有人教過你怎麼做 PPT?」Linus 坦言,當下認為自己的邏輯、出發點一切合理,然而,碰壁的結果讓他明白,當你的領域知識不足,完全從數據面、企劃面溝通,對別人來說,就只是天馬行空。

「輪調本身就是最有效的培訓,在陌生的環境中嘗試、被打槍,必須很誠實地面對自己:我就是不會,然後去問問題。」

MA憑什麼幹大事?想服人,從基本功開始練!

「要讓別人信服、覺得你夠格,要先問自己:相較資深同仁,你一個新人可以創造什麼價值?這必須回歸你做事的基本功。」Linus 的心法是從不排斥「做苦工」,從別人不肯做的會議記錄、簡報、找 paper 開始,從而釐清問題、提出能促進團隊討論的資訊、最終收斂出可執行的解決方案。

「這個計畫是給你一定程度磨練的舞台,白話來說,就是給你『越級打怪』的機會。但你能不能打敗怪物,取決在你。能力好可以快速被看見,但能力不好,也更容易突顯你的不足。」

關於「MA 等於走捷徑」的說法,Linus 回應,計畫所設下的門檻都有相對應的要求,並無「捷徑」可言。以學歷為例,GMA 計畫之所以要求碩士才具備申請資格,是因為碩士論文訓練的正是面對陌生領域時,大量搜集資料、收束結論,並在既有基礎上挖掘議題、精進優化的能力。

「你一定要對自己的工作時間與品質有要求,如果你跟別人做的事情都一樣,那你憑什麼?」不論是面對旁人的質疑或期待,Linus 總對自己設定更高的標準和明確的學習計畫。他認為,面對數位變革的時代,學習力、適應力、問題解決力和不設限的好奇心,都是相當關鍵的生存技能。(推薦閱讀—成為 MA 該有的覺悟:你憑什麼享受這麼好的 package?

國泰數位轉型玩真的!我選擇靠數據翻轉人資

近年來,國泰集團推動的數位轉型專案相當多樣,舉凡產品介面、系統流程優化、智能投資、客服機器人等,如今也進一步將數據應用於內部員工體驗與人才決策。由於 Linus 集結了數據分析、專案企劃、人力資源的輪調經驗,即便才剛結束輪調,便被交付重任,組成、領導、培訓國泰金控及跨公司的「人才分析小組」(People Analytics),一頭栽進這個充滿「可玩性」的新興領域。

「我們在乎客戶的體驗,靠數據優化了很多跟客戶有關的系統。但如果我們自己的員工體驗不夠好,怎麼給客戶更好的服務?」Linus 希望藉由數據驅動人力資源的決策,提升運營效率和員工滿意度。然而,面對從零開始、資料貧瘠、舊系統疊床架屋的狀況,他明白改變並非一蹴可幾,卻也能成就更大的可能性。(推薦講座—從零售轉職 GMA,他如何將過往工作經歷轉為優勢?

Linus 說道,國泰是擁有 50 年以上歷史的大型集團,成立數位數據暨科技發展中心(數數發/DDT),更培養其成為超過 500 人的大團隊,其實就展現了國泰在數位轉型上的高度決心。除了集團上下如火如荼的各項專案,內部還成立共享學堂、因應員工不同的學習需求與新創業者「Hahow 好學校」合作,引入旗下子品牌 Hahow for Business 線上學習平台,也取消制服、創立新職稱,力圖讓組織更扁平、溝通更順暢。

當金融界人人在喊數位轉型,國泰不讓其淪為口號,更不願轉型是「少部份人的事」。

從理工跨足金融業的優劣勢

回顧自己過去在材料系所學,Linus 直言:「那些材料熱力學、量子物理什麼的,和我現在的工作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在過程中『如何去學』那些很困難、又沒那麼喜歡的領域,對我很有助益。」

一般而言,理工科的訓練重點是數字邏輯、動手實驗,因此學生通常較為「實事求是」,在討論議題、下結論時,最在意是否有數字佐證;當論及職涯選擇、工作內容時,卻也相對更在意一切是否盡在掌握中。「可是實際上,工作中很多事都是模糊的,因為問題本身是陌生的、有許多外在新因素,又涉及組織內部的決策。」Linus 提醒,在做事時講求精確是優勢,但面對現實的難測,若無法保留彈性來應變,就成了致命的劣勢。

「話說回來,我是一個理工人,但我喜歡有模糊空間、有變化的問題,不喜歡做別人規劃好的事,所以其實人才是無法用『是不是理工背景』來區分的。」

針對非商管背景的同學們,Linus 認為,只要能用求學經歷、課外活動或實習證明自己的問題解決力,且能快速調整和學習新知,國泰都相當樂意給予機會,以客觀數據來說,第四、第五屆 GMA 中皆約有二成是非商管背景的同學。(推薦講座—從實驗經濟學走入金融業,他從沒想過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

沒有「業績達標就好」這回事,熱情才能帶你往上爬

「現在的工作日常嗎?就是很多、很多的會議,昨天從早上九點討論到晚上八點,中間就休息半小時而已。」在會議外,Linus 也常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BCG、麥肯錫等顧問公司的研究報告,掌握產業趨勢、思考專案方向。週末時,他還自行進修數據分析、寫作、甚至正念(Mindfulness)相關的線上課程。

許多人對 MA 的想像只有高薪、升遷快,但 Linus 指出,這並非一份「只要業績達標就好」的工作,除了講求熱情,也考驗你為每件大小事賦予意義、從中提升自我的能力。

問及未來的職涯規劃,Linus 笑著說,脫離工科、選擇 GMA 計畫就是因為不想被設限未來能做什麼。他仍會繼續保有對陌生問題的好奇心,在每項專案中,把握改變集團的機會,從而創造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同場加映—聽更多 GMA 學長姐分享工作心得

同場加映—馬上看如何應徵國泰 GMA

受訪者簡介

王建勛 Linus Wang,第 3 屆國泰金控 GMA 儲備幹部計畫(Global/Group Management Associate)成員之一。畢業於清華大學材料系與經濟系後,取得清華大學統計學碩士,於 2017 年進入國泰,現任職於國泰金控人才分析小組,推動集團於人資端的數位轉型。

作者 張紹敏

曾把自己丟到荷蘭生活一年的中壢人。喜歡到處搜集晚霞、觀察人類、研究哲學、自由寫作。每一次腦袋卡關就要出走,最常出沒的藏匿處是蘭嶼。find 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