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高中畢業拜江振誠為師,從拒上大學,到一次旁聽 9 校課程!

責任編輯|張紹敏

「阿基師、江振誠、賈伯斯都沒讀完大學,為什麼我要去念?」陳則佑曾堅定地說。


那麼多厲害的人都沒讀大學,我幹嘛浪費時間?

高二時,就讀餐飲科的陳則佑立志成為廚師,屢屢在廚藝比賽中獲獎的他決心不上大學、拒絕報考統測,一度讓老師和媽媽十分頭痛。當周圍同學忙著準備模擬考、複習課業,則佑決定直接找尋願意收學徒的餐廳。偶然得知偶像江振誠即將返台開餐廳,老師一句無心的「那你去投履歷啊」,則佑卻當真,回去埋頭用寫英文信寄去餐廳:「別說洗菜,我連從裝潢做起也願意!」苦等許久,正當則佑不再懷抱希望,竟收到回信,邀請他到江振誠在新加坡的餐廳實習三個月。

不斷打臉的開始:我連洗菜都贏不了人

滿懷期待飛抵新加坡,則佑的第一個任務卻是「削馬鈴薯」。「這有什麼難,我在臺灣削過幾百顆!」看著廚房裡其他人忙著處理海鮮、裝飾甜點,則佑最初心有不甘,但當馬鈴薯一端出,他完全看傻了眼。「沒想到那個品種的馬鈴薯超小顆!我根本不知道從何削起。」他紅著臉尋求協助,卻被換去洗菇類,殊不知處理菇類的手續更加繁複。

我發現,自己連洗菜都贏不了別人,這卻只是挫折的開始。

經過廚房裡的撞牆期,則佑轉換到外場負責「擦玻璃」。對其他人而言,三小時便能完成的工作,他得從早上八點擦到晚上六點,沒有休息或進食,卻仍頻頻犯錯挨罵。但則佑並非唯一受責難的員工,在每天服務前、服務後的全體會議中,則佑常目睹江振誠在小事上糾正員工,最初難以理解,卻漸漸發現「嚴格」正是他成功的秘訣。

事到如今,則佑仍猜不透江振誠當初願意收留自己的原因。「他可能覺得我是個很驕傲的小孩吧,想讓我跟在一流的人身邊,看看他們的標準到底是什麼。」

學習方式百百種,為什麼我還是讀了大學?

經過殘酷的打臉,則佑內心萌生對學習的滿滿熱忱,原先打算留在新加坡繼續拜師,也曾列出米其林、世界 50 大餐廳清單,一間間查詢餐廳理念、主廚經歷。然而,當他開始思考「青出於藍」四字後,卻有了截然不同的新體悟。

過去我很想成為像江振誠、阿基師一樣的人,但他們之所以很厲害,都不是因為他們的師傅很厲害,而是他們走出了自己的路。如果我只跟他學習,我永遠無法比他厲害。

則佑曾堅信愛迪生的名言:「念大學是沒有用的。」然而,他某日讀到愛因斯坦的回應:「讀大學不是沒有用,讀『實務實用』的大學,那才沒用。」則佑漸漸不再對升學感到排斥,即便當廚師確實不是非念大學不可,但則佑觀察到,若要提升自己的格局,必須擅長思考與解決矛盾,這正是大學能賦予他的能力,而相對於職場,大學也是犯錯成本最低的學習環境。

回到臺灣,則佑開始認真準備統測,分數雖然能進入多數餐飲科同學的第一志願——高雄餐旅大學,他卻決定進入弘光科大營養系。「未來要當廚師那麼多年,那麼大學四年我要盡一切所能,累積廚師之外的能力,才有可能和其他廚師走出不一樣的路。」在選科系之外,無論是找打工、跑活動,則佑都堅持對自己的承諾:「這四年,打死不進廚房!」

從最不想上大學的人,變身走跳 9 間大學的認真旁聽生

則佑「不務正業」的決定並非說說而已。正式成為大學生後,則佑發現從家裡通勤到弘光的路上會經過多間大學,開始對他校課程產生好奇心。「雖然我想當廚師,念的又是營養系,但我還是好想知道其他人在學什麼!」經過一番內心掙扎,他鼓起勇氣寫信給教授,說明動機、詢問是否開放旁聽,意外發現每一位老師都非常歡迎旁聽生,不知不覺,他便展開了旁聽 9 間大學課程的人生。

我有時會假裝成遲到的學生走進教室,坐在最後一排,但又忍不住狂問問題、越坐越前面。我不只買課本、交作業,甚至連期中、期末都去考,還常常考了最高分,老師經常在最後才很驚訝地發現原來我不是他們的學生。

雖然偶爾在遇到需要付費、要求學校帳號的課程時碰壁,則佑仍形容這是他感到「最自由」的一段學習時光。從財務管理、文化美學、古典樂到教育理念,他為自己安排的課表不受任何限制,卻從未如此享受學習。

然而,回歸系上必修課和畢業門檻的 128 學分,又該如何面對?則佑笑說,其實只要正常修課,通過絕非難事,只看你想鑽得多深入。「高分不是重點,但至少要達到一定水平,才能說你掌握了其中的觀點。」(推薦講座—專訪臺大教授:上了大學,別輕易把自己交給學校

大學生,你可以做得更多!開啟創業夢的服務學習

面對許多大學生想草草了事的「服務學習」,則佑卻心想,既然「被迫」服務了,不如來認真解決問題,非常「愛地球」的他決定籌辦電音淨灘活動。苦於沒有資本,一夥人嘗試在學校義賣蛋糕,竟成功在一個月內籌出 10 萬元。活動當天,眾人總撿起一噸的垃圾,其中有三分之一是一次性的飲料杯。「沒想到,隔幾天我回到原地,海灘竟然跟之前長得一模一樣!」有感於無法根治問題,則佑與另外兩位夥伴開始創業,期盼能從「租賃杯」出發,翻轉臺中地區的外帶生態。 

「創業讓我發現,江振誠叫人燙平桌上那一個小小的摺角,並不是在為難對方,而是當你把一件事情當成自己的,你的標準、要求就會不一樣。」歷經幾番波折,大夥雖然決議暫停事業,則佑卻毫無後悔。他體悟到,若不去實踐,再好的想法仍只是想法,有天會由另一個人取代你完成。「其實沒錢常常只是藉口,努力找資源到處都有,到頭來,只是你敢不敢去做這件事情的問題。」(推薦策展—追夢不是有錢、有閒人的專利,看他們怎麼突破限制

一定要讀大學嗎?

其實讀大學也不一定會超越誰、走不一樣的路也不一定會超越誰,但沒超越誰又如何?重點是生命遇到什麼、選擇了什麼,就要盡力做好。

則佑坦承,他其實不總是如大家想像中積極,也曾經陷入迷茫,不想上課、日日熬夜,不斷質疑當初讀大學、讀營養系的決定,然而,他漸漸意識到自己不必被科系、學校、甚至是廚師的夢想所侷限,只要盡力把大學這條路走寬,即便未來想做的事來個 180 度大轉彎,那也無妨。

「我在東海建築系旁聽的一門課對我影響很深,當時老師播了一個豆苗成長的影片。有些豆子很快就長大,卻怎麼樣也長不高;有些豆子一開始長錯方向,先往下長,才慢慢繞回來往上找太陽,但最後他是最挺、最壯的。我不禁開始思考:我幹嘛要急著往上衝?」(推薦閱讀—專訪啾啾鞋:就算本科不是最強,也能走出自己的路

當你在做喜歡的事,你會知道自己想成為的模樣

「尋找方向」是年輕人的普遍煩惱,即便早已計畫成為廚師的則佑也不例外。但他認為,許多人總卡在「我要找我的興趣」、「我要把興趣當職業」,總不斷執著於興趣的定義,其實無須想得太多,重點是:做什麼能讓你開心?

則佑提到自己在高中時,曾為了賺學費進入成衣廠從事品管。「當時賺得很快,但我真的超級、超級、超級不開心,那表示我必須轉向。」則佑說,當時的不開心和「削馬鈴薯」的不開心並不一樣。「在新加坡被電爆,很難過、很傷心,但你就是很想努力成為身邊的那些人。」每條路都存在辛苦的一面,但則佑深信,當你在做喜歡的事,想成為的模樣便會漸漸清晰。

「你知道蘋果的字體為什麼這麼漂亮嗎?因為賈伯斯在大學時旁聽了文字學的課,當時也不以為意,但他在創立蘋果時卻完全用上了。」則佑說,不必過度計較每件事帶給自己的加值,在不知不覺的未來中,所有點會一一連成面。

回顧充滿轉折和岔路的大學生活,他不再是從前驕傲、好勝的男孩。當則佑選擇放下「非超越誰不可」的執念,將更多可能性收進口袋,他便已走出了獨一無二的新路。

(文中所有照片皆由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簡介

陳則佑,魚池嬰仔,在教會長大的男孩。一不小心栽進了料理的世界,在工作與大學的歷練中,愛上尋找標準答案以外的答案,在每個簡單的日子裡,時刻準備好學習,卻從不讓學校干涉對自己的教育。一心想活得更精彩,讓身邊的人因自己而燦爛,再用料理點綴生活,撒上少許笑容,嗆入鍋邊的陽光,起鍋!(則佑就讀弘光營養系的完整分享請見此


則佑在弘光營養系的完整分享

專訪臺大教授:上了大學,別輕易把自己交給學校

專訪啾啾鞋:就算本科不是最強,也能走出自己的路

歡迎來到科系比拼擂台!

面對五花八門的校系,讓你感到不知所措?IOH 將全台科系按照 18 學群分門別類,裡面除了整理科系所需的核心能力,還有熱門點閱的學長姐

教授分享,讓你能立即掌握該學群重點,檢視自己適不適合讀該科系,現在就點選你感興趣的領域,展開探索之旅吧!

責任編輯
張紹敏(紹紹)

曾把自己丟到荷蘭生活一年的中壢人。喜歡到處搜集晚霞、觀察人類、研究哲學、自由寫作。每一次腦袋卡關就要出走,最常出沒的藏匿處是蘭嶼。find me here